正文 60、兄弟

作品:《重生后太子妃咸鱼了

    尉迟渊口中连称有趣,对那黄门道:“我正要去探望阿兄, 就同你们一起去东宫吧。”

    郭贤妃愕然道:“怎么才来便要走你等等, 阿娘前日刚给你缝了足衣, 你穿给阿娘看看”

    尉迟渊丝毫不为所动:“有劳阿娘,我先去瞧阿兄, 改日再穿给阿娘看。”

    说罢竟然当真跟着那几个黄门出了殿。

    郭贤妃气得腮帮子鼓起, 却拿幼子毫无办法,她一针一线缝出来的东西,他却不知珍惜, 可即便打定了主意下回再也不给他做这些,隔几日叫他一哄,顿时心花怒放,将旧怨忘得一干二净。

    尉迟渊离开后, 何婉蕙着实松了一口气,但瞥见装香囊的木盒, 她的心又沉了下去。

    郭贤妃生了会儿小儿子的闷气, 这会儿也想起外甥女的事,免不得唉声叹气:“也不知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 历尽千辛万苦生养的两个孩子,就没一个省心, 小的成日啕气也罢了, 以为三郎是个省心的,谁知姻缘上却遇着这么大一个坎。”

    郭贤妃重重叹了口气:“我这做阿娘的也不求他娶个多贤惠的媳妇,可他千方百计娶回来个克我的煞星, 真真气死我了”

    何婉蕙听到此处,心往下一坠,失神问道:“太子妃是表兄自己求娶来的么”她知道沈七娘与宁家议过亲,可她一直以为这桩婚事是张皇后的主意,可听贤妃的意思,似乎是表兄的手笔。

    郭贤妃这才察觉自己说漏了嘴,她瞒着外甥女,倒不是怕伤她的心,皆因儿子千方百计求娶个天煞孤星回来,于她是个奇耻大辱。

    不过既然已经说出来,她便也不再瞒着,竹筒倒豆子一般,将儿子怎么连夜去华清宫求圣人降旨,又怎么在城中传谣谚的事和盘托出,何婉蕙愈听心愈凉,双唇打颤,半晌说不出话来。

    偏偏郭贤妃还哪壶不开提哪壶:“哼,阿蕙你是不知道,我同三郎提过,让他出面与祁家说一说,将你的婚约解了,你道他怎么说”

    何婉蕙紧抿着唇,一声不吭。

    郭贤妃没好气地道:“他说,祁家是大燕功臣,他是太子,不能跟臣子争妻,你听听不能跟祁家争,怎么倒与宁家争去了定是那沈氏暗中使了什么手段。”

    她冷笑了一声:“怪道他们说沈七娘母亲是狐狸托生的,当年将沈三郎迷得神魂颠倒,生的女儿也得其真传,魅人的功夫了得。”当年沈三郎以弱冠之年取得进士科魁首,曲江池探花宴那一日,他骑着白马穿过长安城,几乎引得万人空巷。

    郭贤妃彼时还未入宫,是个待字闺中的妙龄女郎,与长安城中不计其数的少女一样,将风华绝代的沈家三郎当成了春闺梦里人。

    这么一个人,最后竟鬼迷心窍娶了个画师的女儿,便是如今想来,郭贤妃依旧有些意难平。

    她撇了撇嘴,看了一眼泫然欲泣的外甥女,怒其不争地叹了口气:“可惜你这孩子心实,随了我和你阿娘,学不来那些妖媚蛊冶的手段,可不就吃了亏”

    何婉蕙垂下眼帘:“只要表兄顺意,阿蕙便心满意足了。”

    郭贤妃按了按她的胳膊:“你别担心,三郎与你的情分摆在那儿呢,只要进了宫,没人能越得过你去。”

    何婉蕙羞得垂下头,露出的一截粉颈也泛出了薄红。

    她嗫嚅道:“姨母休要拿阿蕙逗乐,阿蕙身不由己”

    郭贤妃乜了她一眼:“要我说那祁家也真不厚道,祁十二都那副光景了,还拖着人家好好的小娘子不放,也怪你祖父迂阔,他们先不仁,你们又何必守义”

    何婉蕙轻声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毕竟是打小订下的亲事,祁家不提,祖父和阿耶也不便说什么,他们心里也是疼阿蕙的。且祁公子待阿蕙那么好,如今他缠绵病榻,也着实可怜”

    郭贤妃不免有些动容:“你这孩子,总是替旁人着想,那祁小郎若是真对你有情,便该替你想想,若是你嫁过去他便撒手人寰,叫你如何是好”

    何婉蕙忙道:“姨母疼阿蕙,阿蕙心里明白,但若是祁家不提,这婚是断断退不得的。”

    郭贤妃见说不动她,无可奈何道:“罢了罢了,姻缘天定,只看你们有没有缘分了。”

    何婉蕙站起身道:“阿蕙伺候姨母用汤药。”

    尉迟越经过大半夜的一场奔波,风寒越发重了,虽然半夜喝了一副汤药,睡到早上身上仍旧滚烫。

    他一开始还想强撑着起床去太极宫理政,刚坐起,还没来得及下床,只觉一阵头晕目眩,只得又躺了回去。

    再看看身边睡得人事不省的太子妃,他也不放心就这么离开沈宜秋惯会逞强,等她醒来,还是传医官来看一看,他才放心。

    他迷迷糊糊思忖着,不觉又睡了过去,再醒时已是一个多时辰后,睁眼一看,沈宜秋却已经起来了,坐在床边,手里捧着一卷书,正看得津津有味。

    尉迟越轻轻咳了一声,沈宜秋察觉他醒了,便即放下书,问他道:“殿下好些了么”

    尉迟越点点头:“你呢胃还疼么”

    沈宜秋道:“谢殿下垂问,妾并无不适。”

    尉迟越见她脸上已恢复了几分血色,略微放心,不过还是叫黄门去传医官,直到从医官嘴里听到太子妃无恙,他心里的一块石头才落地。

    医官又替太子诊视,一把脉,不由皱起眉:“殿下的风寒似有加重的迹象,需卧床静养,切不可操劳,以免病气入肺经与心经。”

    尉迟越毕竟是英年早逝过一回的人,虽嫌卧床麻烦,却也不敢掉以轻心,颔首道:“孤知道了。”

    医官刚离去,便有黄门来禀,道五皇子前来探望太子殿下。

    尉迟越闻听此言,脑仁越发疼了。凭他对这同胞弟弟的了解,他若是真来探病,恐怕全大燕的江河都要倒流了。

    不过人既已到了,他也不能将他赶出去。

    尉迟越只好对那黄门道:“请五殿下到长寿院稍坐,孤这就去。”

    说罢,他瞥了一眼沈宜秋,却见她若有所思,神情有些古怪。

    尉迟越倒也不觉诧异,他这幼弟在长安城中威名赫赫,连黄口小儿都知道五皇子小小年纪便是个不务正业的纨绔,太子妃想必也听过他那些混账事,难怪会沉吟。

    沈宜秋心里想的却是上辈子的事。

    上一世她与尉迟渊全无往来,只在宫中家宴上见过几回面,连话都不曾说过几句,唯一一次直面彼此,却是在尉迟越死后。

    尉迟越暴毙,沈宜秋封锁了消息,当机立断以皇帝之名召两位皇弟入宫赴宴,一个是四皇子,另一个便是尉迟渊。

    四皇子得知自己被软禁,气得暴跳如雷,指着她的鼻子破口大骂,而尉迟渊却出奇平静,只是提出要见一见兄长的尸首。

    沈宜秋总觉得他前来“赴宴”时便已猜到了实情,可这又叫人费解明知道会被软禁,甚至可能有杀身之祸,还老老实实入瓮,这算是聪明还是蠢笨

    虽然朝野上下都说五皇子是个文不成武不就的混不吝,可沈宜秋知道,尉迟渊绝不愚笨,不管是谁,只要见过他那双浅淡又剔透的眼睛,就知道他绝对是个一等一的聪明人。

    沈宜秋收回思绪,想不通的事不去想便是。

    尉迟越拖着病躯起床更衣洗漱,坐上步辇。

    到得长寿院,尉迟渊已在正堂中等候有时,见他进来,规规矩矩行个礼:“五郎见过阿兄。”

    尉迟越一见他这副模样心中便是警钟大作,他这弟弟一向没个正形,若是哪一日忽然一本正经,那必定是在憋坏。

    尉迟越略一沉吟,当机立断,决定先下手为强。

    他将眉一挑,嘴角一撇,冷哼了一声:“你不去弘文馆上学,到东宫来做什么”

    尉迟渊睁大眼睛,眼神清澈又无辜,半是委屈,半是关切:“弟弟听闻阿兄抱恙,心忧如煎、寝食难安,哪里还能静下心来读书,非得立即亲眼见到阿兄不可。”

    他说得恳切真诚,尉迟越若非他亲阿兄,说不定真信了。

    他拿起青玉镇纸往案上不轻不重地一敲,沉下脸道:“还敢巧言令色冯学士前日来见孤,道你接连四五日未去弘文馆,又去哪里荒唐了怎可如此不求上进、虚度光阴”

    尉迟渊谎话被拆穿,却没有半点赧色,只是惫懒地一笑:“我坐在那儿也只是碍先生的眼,便不去辱没斯文了。横竖我又不用考进士,学那些劳什子做什么。”

    “读书治学是为修身识礼,岂是为了功名”尉迟越绷着脸教训道。

    尉迟渊道:“阿兄教训得是,五郎谨记在心,明日便洗心革面。不过圣人有言,孝悌也者,其为人之本欤,兄长有恙,若是坐弟弟的不来探望,怕是孔圣人也要从地下爬出来打我。”

    尉迟越听他满口胡言,只觉病更重了,糟心地挥挥手:“行了,你也探望过了,请回吧。”

    尉迟渊看了一眼外头天色:“眼看着快到午时了,阿兄不留弟弟用午膳么”

    尉迟越绝情道:“不留。”

    尉迟渊眨巴两下眼睛:“阿兄急着赶我走,可是要回后院陪阿嫂正好,我还不曾向阿嫂请过安呢”

    忽然被戳中心事,太子恼羞成怒,挥袖赶他:“去,赶紧回你的王府去。”

    尉迟渊可怜巴巴地道:“亏我满长安地替阿兄找狗,未料阿兄这般无情”

    尉迟越心头一跳,若无其事道:“找什么狗孤何时叫你找狗了”

    尉迟渊道:“噫,听说贾七贾八满京城找额上有块月形白斑纹的黑色猎狐犬,我道是阿兄要,好容易弄来一只这样的,却原来阿兄用不着”

    尉迟越心里一喜,面上却不显:“是我要,又如何”

    尉迟渊莞尔一笑:“狗儿就在我府中养着,阿兄若是用得着,弟弟这就叫人去牵来。不过,弟弟有个微不足道的请求”

    尉迟越乜他一眼,又好气又好笑:“要什么,说吧。”

    尉渊道;“我想见见阿嫂。”

    “不行。”尉迟越斩钉截铁道。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22 00:59:2720191123 01:34: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闲鱼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醉卧芸台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舟 11个;机智雁 5个;aha诶哟喂、程晨是君、见仁薇、nund、溯春回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还在折离 178瓶;酸辣粉粉粉 29瓶;藤叶、卫 20瓶;温婉如我、朝颜、hbe、桔木君、q口q、舒妍 10瓶;莫无月、爱吃肉的阿墨 7瓶;叫我大、大大王、静妤、叶娴 5瓶;无词歌 3瓶;38705778、太清黛 2瓶;ic、妖小熙、月牙珊珊、23074058、呜呼、方塘、星星小饼干、z不喝西北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