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五十五章 绝望

作品:《买个金手指吧

    整个一百天,沈经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浑浑噩噩的过去的,只知道一直都不在状态,店小二疑惑地询问了好几次,这才将沈经拉回了现实。

    冷冷的将店小二骂了一通,见到店小二那放心的模样,沈经才算是真正的熟悉了这个新的(shēn)份。

    一个有些抠门,有些睚眦必报的掌柜,而且非常的会来事,会看时机。

    在酒楼内熟悉了一通,因为对面的缘故,酒楼内的客人都被分成了两拨,一拨去了对面,一拨还是坚定的在这里吃饭。

    沈经知道,作为掌柜的,他一定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上次因为询问的缘故将对面放过,就已经极其的让人意外,但是即便如此,沈经还是不想这么快动手。

    毕竟对面另一种程度上讲也与自己有着些许的关系。

    对面,赵二狗在酒楼内忙里忙外,现在的赵二狗,已经将屠魔圣教的任务辞去,专门负责这一块,这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赎罪。

    沈经笑了笑。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因为他,赵二狗已经死了。

    摇了摇头,沈经站起(shēn)来,摸着桌边的质感,沈经在酒楼内继续转了起来。

    就这样,伴随着沈经对酒楼的熟悉,时间也慢慢的来到了夜晚。

    沈经将酒楼的门关上,朝着掌柜的家中走去。

    掌柜的是个老光棍,光棍了一辈子,不过这也让沈经松了一口气。

    回到家,在家中略微坐了坐,沈经便隐着(shēn),趁人不注意离开了掌柜的家,朝着屠魔圣教走去。

    屠魔圣教的宅院外,依旧是那两个护卫在守着,沈经放慢了脚步,脚下黑雾升腾而起,伴随着黑雾转化为了白雾,沈经(cāo)控着慢慢的朝着宅院走去。

    宅院内,依旧是那两边的暗哨,沈经略微感受了下。

    让沈经意外的是,那房间的门竟然是开着的。

    沈经没有多想,顺势赶紧走了进去。

    没想到,屋中竟然空无一物,显得颇为的杂乱,地面上,原本的阵法也已经散乱开来,阵法结束,一切的防御都已经消失。

    “这是什么(qg)况?”

    沈经赫然的发现,在这(chuáng)上竟然没有了一点儿的东西,最为重要的是,这已经是夜晚了啊,那人还能去哪儿?

    “看这一切,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沈经看着屋内薄薄的一层灰尘,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个愕然的想法。

    “不会那天以后,这人就吓得离开了吧。”

    看着屋内的一切,以及门口那显然已经很久没有关上的大门,沈经越发的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想道这里,沈经赶紧跑到阵法前,细细的查看起来。

    阵法中间,六芒星石已经碎裂了开来,没有了任何的价值,地面上原本连在一起的线也完美的组合在一起。

    只是,一切却不似之前那么,充满了杀意。

    沈经细细的查看着这里的一切,地面上,一旁散落的红砂笔引起了沈经的注意,沈经走过去拿了起来。

    红砂笔修长无比,拿起之时没有丝毫的重量。

    “这笔,怎么这么眼熟。”

    沈经细细的打量着这笔,总感觉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沈经仔细的想了片刻,猛然间,沈经记起了在那地下之时,其中一个茅氏子弟(shēn)上似乎就有着这样的一支笔。

    “难不成是茅家?”

    沈经的脑海中,一切都与记忆连接到了一起。

    若说是茅家,那也没有任何的问题,要知道,自己之前可是与茅家发生过冲突。

    最最重要的是,当时为了省事,沈经没有换(shēn)份。

    而且。

    他们见过自己。

    没有细想,沈经将地上的一切收起,放到空间里准备留到以后查看,他突然记起。

    今晚,是一个重要的夜晚。

    “算算时间,墓地的阵法估计也差不多了。”

    之前沈经算过时间,墓地的阵法距离破碎还有很久的时间,但是在这之中,若是加上沈经。

    沈经有信心提前破开。

    沈经走出宅院,不过在这之前,沈经得先将他们引开。

    沈经没有直接去古墓,而是先去了茅氏的上方,站在宅院的门口,沈经直接取出火把,一下子扔到了茅氏之中。

    熊熊大火燃烧而起,沈经没有任何的停留,朝着古墓走去。

    等到沈经到达古墓之时,古墓确实没了别人。

    “时间不多,要赶快。”

    沈经估计,他们即便是去灭火,也很快便会结束,因为沈经的火说实话也并不算是太大。

    主要是旁边还有别的人家,沈经也不敢做的太过,生怕真的控制不住。

    这样一来,沈经的时间就被极度的压缩。

    沈经右手触碰而上,接触到古墓诀窍的一瞬间,沈经顿时感受到了古墓内传来的欢畅,沈经激动的加快了力度,古墓的防御已经变得非常之薄,迅速的,在沈经的催动下,破碎的更加之快。

    古墓上,已经出现了细细的裂纹。

    一间较为气派的宅院前,一个(shēn)上穿的极少,妩媚至极的女人快步的离开了宅院,女人(shēn)材火辣无比,前凸后翘的(shēn)材让宅院前的男人忍不住(tiǎn)了(tiǎn)嘴唇。

    “再见!”

    男人朝着女人挥了挥手,脸上带着没有抑制的与色意。

    温婉转过头来,妩媚的笑了笑,伸出舌头(tiǎn)了(tiǎn),勾人摄魄“舵主您真厉害,奴家刚才可是舒服的紧呢。我们改天再见”

    “哈哈哈哈哈哈!”

    舵主满足的转过(shēn)去,关上了大门。

    舵主关上大门的一瞬间,温婉面容瞬间冷了下来,紧接着泪水汹涌而出。

    温婉拿出一件衣服穿上,右手紧紧握了握。

    “沈经我会为你报仇的!”

    温婉的眼中有着坚定,她永远也无法忘记,当万安平告诉她真相的一刻,她心中的冲击与震撼。

    沈经竟然是被别人举报,然后才被下了(j)制?

    “叶吼!”

    温婉不似之前,眼中带着一丝震撼。

    “你与沈经关系那么好,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我必饶不了你。”

    叶吼,便是那个土屋中的男人,温婉想起屠魔圣教的舵主告诉自己内(qg)的一瞬间,温婉的不相信。

    转过(shēn),温婉将与舵主接触过的内衣扔到了一边。

    “还有你,王舵主。”如果可能,温婉连这个实力高强的舵主也不想放过。

    “啪嗒”

    地面上,温婉似乎触碰到了什么东西。

    一低头,一本古旧的书籍掉落在温婉的面前,上面没有书封,温婉下意识的捡起,放到了怀中。

    转(shēn)朝着家中走去。

    “回家洗澡。”

    温婉的眼中,与之前相比,多了一丝绝望,也多了一丝坚毅,更多了一丝,事必成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