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章 第四章 матрёшка 4

作品:《死亡回旋[无限]

    翌日清晨,徐忍冬被冻醒了。身旁的连乔倒是睡得正香。徐忍冬扭头看了他一眼,忽然心里一动。

    有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徐忍冬回想了一下,实在想不出两个人曾有过什么交集。不过既然连乔是网络主播,或许自己是无意在网上看到过他的照片吧。

    睡梦中的连乔仿佛察觉到什么,猛地睁开眼,黑白分明的眼睛亮得吓人。徐忍冬大吃一惊,下意识地别过脸去,假装看着窗外的雪景。

    “唔……”连乔揉着眼睛坐起来,看看四周,又看看徐忍冬,疑惑不安道,“忍冬哥,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他甚至打了个寒战,搓着手臂道,“好恐怖,我寒毛都竖起来了。”

    “……”徐忍冬拒绝承认自己就是那个“东西”,十分冷静地道,“屋子里太冷了,冻的吧。”

    “哦。”连乔点点头,突然打了个喷嚏,抽抽鼻子道,“是挺冷的。”

    徐忍冬仍然觉得十分尴尬,于是迅速坐起来穿衣服:“现在才六点半,不知道其他人醒了没。我去找找看有没有吃的。”

    连乔也跳起来,瑟瑟发抖道;“等、等等,我跟你一起!别留我一个,我害怕!”

    两人在屋子里晃了一圈,其他人果然还没醒。厨房里倒是有面包和牛奶。面包硬邦邦的,牛奶也是冰冷的。徐忍冬找了个小锅把牛奶稍微热一热,连乔突然道:“这是列巴哎。”

    “嗯?”徐忍冬回头,看见连乔把那圆形的大面包掰成了两段,露出面包内部格外细密的纹理。连乔掂了掂面包的分量,很肯定地道:“这是列巴,俄罗斯的传统食品。列巴比一般面包要重很多,所以还挺好分辨的。”

    徐忍冬:“你是说这里是俄罗斯?”话一出口,他就意识到这个结论不合理。昨日种种已经充分证明了这里不是现实世界,而他潜意识里却仍然希望得到合乎逻辑的解释。

    这是思维定式在作怪。

    果然,连乔摇着头,否定了他:“我觉得不是。不过这可能是某种暗示,毕竟电梯里有俄文,关键道具又是俄罗斯套娃。但它到底想告诉我们什么呢?”

    徐忍冬当然无法给他答案。

    徐忍冬把温热的牛奶倒进杯子,两人吃了顿热乎的早餐,浑身都暖和起来。正想上楼去把其他人叫起来,楼上忽然传出一个女人的尖叫声。

    “啊啊啊啊啊——”

    徐忍冬与连乔对视一眼,迅速跑了上去。

    声音来源是二楼,有个脸色苍白的女人站在一间房门前,浑身都在发抖。徐忍冬认出这是昨晚质疑袁学明的那位,名字叫徐红。连乔问:“怎么了?”

    “出……出事了……”徐红颤抖地指着地面。两人顺着她的手指望去,发现门缝里渗出了一大片的暗红色血迹。那血迹已经干了,甚至还结成了冰。从这出血量来看,门里的人怕是也已经凉了。

    徐忍冬转了转门把手,是锁着的。他回头望着连乔道:“咱们把门撞开。”

    连乔点点头。只听砰的一声,两人撞开木门。徐忍冬一脚踩进血泊里,差点滑倒,幸好连乔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他下意识地想说谢谢,一抬头,却被面前的景象惊呆了。

    屋子里的出血量比门口那摊血迹壮观多了。地板,床铺,窗户……就连天花板上都溅满了血迹。地板上凌乱地散落着大量鲜红R块,断裂处的骨骼血管清晰可见。其实如果光是R块还好,毕竟谁都见过菜市场的猪R摊。但在这R块之中还夹杂着手指、眼珠、头发等等具有人类特征的东西,让人一看便知这是人类的碎尸。这就很恐怖了。

    好在徐忍冬心理素质不差。毕竟自己都亲自惨死过两次了,看个碎尸对他来说还在承受范围之内。

    大概因为在密闭房间里闷了一晚上,空气中的血腥味浓到辣眼睛。徐忍冬捂着口鼻咳嗽两声,扭头正想说话,就见连乔脸色煞白,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然后。

    “嗝。”

    吓、到、打、嗝。

    徐忍冬:“……”

    其他人听见惨叫声接连赶来。看到屋里的惨状先是大惊失色,再看看跌坐在房外瑟瑟发抖的徐红,又纷纷露出了“死的居然不是你”的奇怪表情。

    徐红怒了:“干嘛!”

    众人沉默地扭开视线,假装在围观凶杀现场。

    徐忍冬拎着不停打嗝的连乔走出来,正遇上袁学明。

    “死人了?”袁学明也很淡定,看上去已经习惯于这件事,“什么情况?”

    徐忍冬瞟了徐红一眼。徐红还没从愤怒中缓过来,没好气地说:“我不知道。”

    “晚上有听到什么吗?”袁学明问,“你就住在隔壁房间是吧?”

    徐红表示她昨晚很早就睡了,什么都没听见。袁学明进屋察看了一下尸体,很快也被血腥味呛到,皱着眉头走出来。

    “两个人都死了。”他说,“我们先下楼吃饭吧。”

    众人震惊于他这种时候居然还想着吃饭。有个姑娘问道:“不用……验尸吗?“

    袁学明无奈道:“鬼怪杀人,验尸还有什么意义?难不成你想知道鬼是徒手撕人还是用牙齿分尸的吗?”

    他的话很有道理,徐忍冬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众人:“……”

    袁学明安抚道:“吃完饭咱们就去找礼物吧,早点做完任务离开这里才是正事。”

    众人不再有异议,跟着下楼了。连乔忽道:“我、我吃过了。嗝。”

    袁学明下意识地看了看屋子里的尸体,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徐忍冬知道他是误会了,连忙解释道:“我们在楼下吃过了,厨房有面包和牛奶。”

    “……哦。”袁学明深深地看了连乔一眼,走了。

    连乔道:“我想再检查一下尸体。”

    徐忍冬有些诧异。连乔却已经一边打着嗝,一边瑟瑟发抖地进了屋。他弯下腰,仔细观察着地上的尸块。他被血腥味弄得很不舒服,眉头微微皱着,眼睛里却透出跃跃欲试的光。

    “我下去一趟。”他说完,噔噔噔跑下了楼。很快地,又噔噔噔跑上来,手上拿了一副刀叉。

    徐忍冬莫名其妙:“你拿刀叉干什么?”

    连乔:“因为我没找到筷子。”

    徐忍冬:“???”怎么了,你早饭没吃饱吗?

    连乔处于一种迷之兴奋中,没注意到徐忍冬一言难尽的表情,提着刀叉就走进了碎尸满地的房间。他小心翼翼地走到尸块中间,蹲在地上加起尸块,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研究。徐忍冬这才明白过来,他是在验尸。

    不过拿刀叉验尸……还真是够变态的。

    过了一会儿,连乔宣布结论:“这尸体是被牙齿啃碎的,牙印还在呢。”

    “啃?”徐忍冬诧异,“难道不是鬼怪杀人,是有熊跑进来了?”

    “不。你看这个案发现场,门窗都锁着,是个密室。”他指指被他们撞开的房门,“普通野兽不可能跑进来的。而且尸块上的牙印很小……”

    徐忍冬十分惊讶:“牙印很小?”

    连乔的脸色不太好看:“对。比起大型野兽,我觉得更像是……兔子。大兔子。”

    徐忍冬脑中顿时浮现出了灰毛兔子捧着一条手臂,像啃胡萝卜一样把手指头啃下来的画面,不禁后背发凉。

    连乔把刀叉扔到一旁,走出房间来,顺手把门带上了。他擦了擦脸上的汗,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徐忍冬:“你在想什么?”

    连乔:“刚才我验尸的时候,脑子里一直回荡着一个熟悉的旋律,但一时想不起来是什么……我哼给你听啊,就是这样:嗯嗯~嗯嗯嗯……”

    徐忍冬沉默片刻:“……舌尖上的中国。”

    连乔:“……哦。”

    两秒钟之后,徐忍冬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这个人……”徐忍冬笑道,“看到死人会被吓到打嗝,结果验尸的时候心里居然还能想美食节目,你到底是胆子大还是胆子小?”

    连乔苦着脸道:“其实我胆子很小的,但观众老爷特别爱看我打恐怖游戏,我也没办法……”

    徐忍冬点头:“你也不容易。”

    连乔问:“对了,忍冬哥,你是做什么的?”

    徐忍冬:“我是一个普通的……”

    连乔突然笑场:“男子高中生?”

    徐忍冬:“金融分析师。”

    连乔有些失望地“哦”了一声:“忍冬哥你长得这么好看,身材又好,我还以为你是明星或者模特什么的呢。”

    徐忍冬无视了这番赞美,倒是有些介意他前面那句话,皱着眉头问:“我都已经28了,怎么可能还是高中生?难道我看起来很像经常留级的人吗?”

    连乔忙道:“不不不,呃,其实这是一个梗……因为日本动漫里拯救世界的男主角都会强行设定成普通的男子高中生嘛,所以……”他偷偷瞟着徐忍冬,发现他并没有在生气,便又眉眼弯弯地笑起来,“不过忍冬哥你皮肤好,看起来真的很显嫩。你说你是大学生我都信。”

    徐忍冬:“那你昨天还想叫我爸爸。”

    连乔:“我不是!我没有!”

    徐忍冬:“行吧。走,咱们下去和大家商量一下。”

    来到一楼,徐忍冬把连乔的发现告诉大家,袁学明道:“兔子杀人也是有可能的。不过你们不用太担心,这里的世界虽然有鬼怪,但它们杀人都是有条件的。”

    连乔眼睛一亮:“就像游戏规则?”

    袁学明:“对,就像游戏规则。但这个规则它不会告诉我们,需要我们自己摸索。每个世界的规则也都不一样,没什么规律可寻,反正都得等到死人了才能摸索出条件是什么,所以担心也没用。”

    有人紧张道:“那吃面包会不会……”

    众人闻言,纷纷扔下了手里的面包。袁学明道:“吃了会不会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不吃一定会饿。”

    大家纠结地望着面包,脸上的表情都很复杂,不知在想什么。

    吃过饭,袁学明提议大家分头探索一下这栋房子,看看能不能找到套娃。由于袁学明是老手,大家已经都把他当成了队伍里的领导者,对他的指令言听计从。就连闹脾气的徐红都乖乖跟在了大家后面。

    没过多久,大家就有了新发现。

    “厨房里有一个木偶!”

    “这里有个地下室!但是锁住了,打不开!”

    大家把整栋房子都探索了一遍,就连死人的房间都没放过,不过没能找到地下室的钥匙,也无法得到更多信息。于是又集合到了厨房里,一起研究这个新入手的木头娃娃。

    这个娃娃比连乔手里那个要大一点,笑容是同样的诡异,但比那个更像俄罗斯套娃,因为它中间有道缝,看起来是能拧开的。

    连乔晃了晃套娃,里面发出咕嘟咕嘟的响声,便道:“这里面好像有东西。”

    “难道是地下室的钥匙?”大家对此也都很好奇,但没人动手。毕竟不知道“打开套娃”是不是死亡条件,谁愿意以身试险呢?

    连乔伸手把套娃拿过来,正要拧开,徐忍冬按下他的手,说:“我来吧。”

    连乔一愣,徐忍冬已经把套娃拧开了。里面是个小巧的指南针。

    不是钥匙,众人有些失望,袁学明也皱起了眉头。

    但……指南针?

    徐忍冬和连乔对视一眼。不知为何,他们彼此都觉得,此时对方和自己应该在想同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