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3章 第十三章 матрёшка 13

作品:《死亡回旋[无限]

    连乔说出这话,徐忍冬和袁学明同时向他投去了惊异的目光。

    连乔继续说道:“雪地里这个套娃,周围没有任何标记。我看过了,套娃边上这几棵树也非常普通,没有任何特征。也就是说这个套娃是完全随机地分布在雪地里的。我们真的是运气非常非常好,才找到了它。但这种运气是不可复制的。如果后面其他的套娃也像这样,哪怕只有一个,那我们也是绝不可能找齐套娃的……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徐忍冬点点头,袁学明沉默不语。连乔说:“还有就是,套娃里居然还会开出鬼来,这也是之前没有遇到过的。”

    袁学明道:“那不开不就行了?”

    连乔摇头:“不行,你忘了你的指南针怎么来的了?如果没有指南针的话,我们连教堂都找不到,就算找到了也很容易在雪地里迷路。现在套娃里有概率开出对我们有帮助的道具,也有可能开出陷阱。但在开套娃之前,我们谁都不知道里面是什么,而且如果是陷阱的话,根本就躲不开。”

    徐忍冬忽然心里一动,问:“连乔,你还记得看守最小套娃的那个大锤哥吗?如果我们事先做好准备,或许可以躲开陷阱。”

    在这一次的轮回中,拾取最小套娃的是队伍中的另一个人。徐忍冬他们没有直接遭遇大锤哥,但从其他队友的陈述中得知,这次的大锤哥也和上次一样,追一段路就不追了。

    连乔心领神会地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大锤哥那种属于宝物守卫。它是有一个防守范围的,就算宝物被偷走了,只要你脱离他的防守范围,仇恨就会消失。”他顿了顿,无奈地叹了口气,“可是这次不一样。这种一开出来鬼怪就马上把人弄死的,属于初见杀。初见杀真躲不了,就算是我也……”

    连乔是整个队伍里身体素质最好、临场反应最快的。他亲眼见证了黑雾杀人的过程,知道套娃里的陷阱有多恐怖。既然连他都躲不开,那么队伍里也不可能有人做得到。

    他这番话里游戏术语有点多了,徐忍冬还大致能理解,袁学明就一头雾水了。就在连乔给袁学明解释的时候,徐忍冬心里产生了一个想法:既然初见杀躲不过,那以后的套娃都由他来开不就好了?

    反正他死了之后可以重生,而且每次世界重置之后,同一个套娃里开出的东西是固定不变的。他倒真不是圣母心,牺牲自己成全别人,而是他也想早点离开这个鬼怪世界。

    他已经在这里被困了太久。这么多次的死亡重置,让他比任何人都经历了更多的恐怖和痛苦。再耗下去恐怕他自己也会崩溃。因此他坦率地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徐忍冬刚说完,袁学明和连乔的脸色就齐刷刷地一变。

    连乔立刻说:“不行!”语气斩钉截铁,没有丝毫商量余地。

    徐忍冬冷静地说:“现在大家都知道套娃里面会有鬼怪,之后的套娃大概没有人敢开了。但这种事总要有人去做,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连乔道:“那也不能都压在你一个人身上,这不公平。”

    徐忍冬:“没关系,我不在乎。”

    连乔突然很激动:“我在乎!”

    徐忍冬讶异地看了连乔一眼。他发现此时的连乔尽管态度强硬,但眼里却流露出强烈的不安。他想了想,觉得连乔反应这么激烈只会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害怕自己死了就没人保护他了。于是安抚道:“别担心,如果我出事了,袁哥会罩你的。”他扭头看了袁学明一眼,“是吧袁哥。”

    袁学明点点头:“这一点你可以放心。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徐忍冬还没说话,连乔一把抓住他放在自己头上的手,有些生气地说:“我不是在担心这个!这不公平你知道吗?大家都想出去,凭什么风险要你一个人承担?牺牲自己显得你很伟大吗?”

    连乔越说越激动,就连眼圈都微微泛红。明明是在生气,却因这略显脆弱的神态,看起来委屈得要哭了。

    徐忍冬突然感到很不理解。他不明白连乔在委屈什么?他在生什么气?

    不是没有之前的记忆吗?对他来说,自己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而已。他为什么反应这么大?

    连乔用力抓着他的手,把他手腕都捏疼了,定定地看着他说:“如果你非要这样,那我和你一起,我们轮流开。”

    徐忍冬叹了口气:“何必?我有我自己的理由。”

    连乔红着眼圈,眼神却坚定:“我也有我的理由。”

    徐忍冬道:“相信我,我有保命的办法。我不会出事。”

    连乔:“我不!”

    徐忍冬无奈了。

    袁学明默默旁观着这二人,此时突然笑出来:“我是真搞不懂你们。现在咱们队伍里还剩下十三个人,但套娃只有六个。既然兔子杀人的条件是身上没有套娃,那么这剩下七个人应该抢着去开套娃才对,否则新找到的套娃凭什么给他们?所以你们干嘛要抢着出头?”

    连乔叹了口气:“你说的这种情况我也考虑过。但如果这样,你觉得他们是更愿意冒险去开套娃,还是趁队友不注意朝自己的伙伴下手?”

    徐忍冬皱起眉,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脖子。他又想起了对自己痛下杀手的江离。

    袁学明摊手道:“都差不多。反正现在时限还剩下四天,要是找不齐套娃的话,大家最后也是个死,不过是早晚的问题。那就各凭本事吧。”

    这样讨论下去没有结果,最终还是要由大家一起决定。于是三人沉默着回到了队伍中,把刚才的讨论内容跟大家说了一下。众人听完也都沉默了,本就压抑的气氛此时变得更加肃杀。那至今没有套娃的七个人都盯着袁学明。

    袁学明说:“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看现在大家也没有心思再去找新的套娃了,咱们今天就先回去吧。”

    回程的路上又开始下雪,不过幸好这次下的是小雪。细密的雪花飘在脸上,很快就化了。等大家回到猎人小屋时,眉毛上已经结了薄薄的一层冰。

    但大家的心比身体更冷。

    点燃壁炉后,袁学明大方地拿出四个套娃。他拿出自己找到的那个,又把另外两个交给了各自的发现者。而第四个套娃的发现者已经被拧成了麻花,他就让那剩下的七个人猜拳决胜负,由最后一个胜出的人保管套娃。

    之后袁学明宣布:以后如果再找到套娃,就归发现者所有。但发现者有权将套娃赠与他人。

    大家对此都没有什么意见,只是彼此心照不宣。面面相觑的眼中,也带上了一丝防备。

    袁学明并没有提及徐忍冬和连乔私藏的两个套娃,这大大降低了队友对他们的威胁。徐忍冬对此十分感激,但仍然不敢就此将袁学明视为伙伴。

    经过一天的跋涉,大家都累了。徐忍冬回到屋里,只觉浑身的肌R都在酸痛。他坐在床边揉捏自己的小腿,让身体放松下来。

    连乔去厨房煮了两杯热牛奶端上来,一副要跟他促膝长谈的模样。但看到徐忍冬满脸疲惫,便打消了念头,闷闷地跟他一起躺下睡觉了。

    上床之后,他一直翻来覆去,生物钟过了都还睡不着。徐忍冬倒是很早就睡着了。直到半夜,他被一声凄厉的尖叫吵醒。两个人几乎同时从床上弹起来。

    “是江离他们?”连乔望着房门,神色中有一丝不忍。

    “嗯。”徐忍冬说,“他们两个到现在还没有套娃。”

    连乔沉默了。两个人并肩坐在床上,听见不远处的房间里传来女人的尖叫,男人的低吼,混乱的脚步,以及桌椅翻倒的声音。这一连串噪音,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谁都没有提出要去救人,毕竟他们两个比谁都清楚,在鬼怪面前,自己的力量有多么渺小。

    连乔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突然低低地唤了一声:“忍冬哥。”

    徐忍冬说:“别怕,我在。”

    连乔却道:“我不是怕,我在想你白天说的那些话。你那时候看起来好像已经准备好去死了一样。难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值得你留恋的东西了吗?我不是说这里,我是说外面的现实世界。”

    徐忍冬沉默。他突然意识到,连乔说的或许没有错。

    他是个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因为成绩优异,一路靠着奖学金完成了学业。大学毕业之后他又顺利进入了一家金融公司。表面上风风光光,顺风顺水,可是每天回到家里,面对空无一人的公寓,他总是觉得心里也空空的。

    没有人在等他回去。甚至或许,就算他悄无声息地死在这里,也没有人会在意。

    他虽然性格坚忍,但孑然一身这么多年,心里到底还是落寞的。

    连乔忽道:“可是不想你死。”

    徐忍冬一愣,连乔道:“说出来可能有些好笑。咱们明明才认识两三天,但我觉得你很熟悉……我们或许曾经在哪里见过,只是我们都忘了?”

    他侧过头来,用一种困惑的,带着询问而又期待的目光凝视着徐忍冬。

    徐忍冬看着他,心想,是你忘了,我没有忘。

    “但如果我们经常见面,说不定哪一天就能想起来了呢?”连乔认真地看着他,“就像小时候藏起来的宝贝,长大了已经完全不记得这回事了,但总有机会把它翻出来。然后一看,咦,那时候好喜欢的呢……总会想起来的。而且这种失而复得的体验,不也挺有趣的吗?”

    徐忍冬笑笑,心里那一点点酸楚突然烟消云散。他拉过被子:“等我们出去再说吧。”

    连乔弯起眼睛:“嗯。”

    徐忍冬闭上眼睛时,感觉那一大团暖意,距离自己很近很近。

    这一夜,他睡得格外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