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6章 第十六章 матрёшка 16

作品:《死亡回旋[无限]

    徐忍冬回过头,看到壁炉前那摊烂R上,浮起了一团模糊的黑雾。那黑雾以极快的速度聚集成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黑雾中有无数团纠缠扭动的黑线。黑线如同脑子有问题的小朋友在素描纸上的Y暗涂鸦,诡异而狂乱,看不清楚到底画了什么东西。

    当然也没人愿意等它完全成型。徐忍冬最先反应过来,一把拉起连乔往后退去。连乔打嗝打得不能自已,反应倒也很快,和徐忍冬双双退到了大门口。

    与此同时,袁学明也下令撤离。众人刚刚还兴高采烈地要给boss收尸,没想到一眨眼boss又诈尸了,落差之大令人不知所措。很显然,兔子现在这个状态比刚才更为凶狠,更加骇人。只听一阵哐当乒乓,各人手中的打扫工具纷纷落地,所有人都尖叫四散着逃离。

    最先来到门口的连乔伸手推门,却脸色一变。徐忍冬问:“怎么了?”

    连乔都快哭了:“打不开!”

    徐忍冬当机立断:“撞开!”

    连乔会意,迅速喊了个123,两个男人一起朝门撞去。然而那看起来不太结实的木门,此刻质量却出奇得好。无论两个人怎么使劲,大门都纹丝不动。

    仔细看,门的四周也隐隐有一圈黑线。看来这唯一的出口已经被暴走的黑雾控制了。

    众人见状,内心更加绝望。再回头看那团黑线,已经勾勒出了兔子的轮廓。它看起来比刚才大了很多,此时已经接近于成年人的体型。而那狂乱扭动着的黑线,像蛇一样密密麻麻,令人极度不安。

    刚才那双被砸成R酱的眼珠子,此时变成了两个黑色的螺旋,深不见底,有种神经质的病态感。那双混沌漆黑的眼睛会令人联想起火光照耀不到黑暗山D里,悄然靠近的危险野兽,那是印刻在人类基因深处的原始恐惧,对未知和黑暗的恐惧。

    众人都堵在门口,这为兔子的进攻提供了极大便利。只见那团黑线猛地朝前一扑,只一口便咬住了最近一人的肩膀。它都没怎么用力,轻轻松松地就将那个人整条手臂从肩关节处撕下,大口吞进嘴里,像啃J爪似的,嚼得咔啦作响。

    那人痛到尖叫,紧紧捂着断臂,扭头欲逃。没想到身后的黑线猛地伸长,像触手一般将他卷进了黑雾里。密密麻麻的线条如同蛆虫一般,飞快地啃食他的血R。那人连连惨叫,不过几秒的功夫,就已经血R尽失,化为生生白骨,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其他人看着同伴惨死在面前,全都吓得呆若木J。袁学明大吼一声:“都散开!”众人这才纷纷醒悟,尽可能地逃离那团黑影。

    徐忍冬环顾四周,发现连乔的撬G掉落在离餐桌不远的地方。他正要去捡,没想到黑兔子把下一个目标瞄准了他,并以远超人类的速度向他扑来!

    徐忍冬躲闪不及,眼着就要被黑影吞噬,只觉背后传来一股大力,连乔狠狠地将他朝一旁推去。连乔自己也借着这股反冲力,躲开了黑兔子来势汹汹的一扑。然而这危急关头的一推,虽然令徐忍冬躲开了兔子的攻击,但他却失去平衡,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他正要起身,意外发现那根撬G正好在自己触手可及之处。徐忍冬毫不犹豫地伸手捞起撬G,反手就朝连乔扔去,口中大喊:“连乔!”

    撬G在空中360度旋转,如同慢动作一般,众人都不由屏住呼吸,视线紧紧追随着撬G。

    不知是连乔反应速度快,还是他和徐忍冬太有默契,在徐忍冬喊出他名字的时候,连乔一抬手,已经稳稳地接住了撬G。

    连乔面色一喜,心神一定,那破坏气氛的打嗝声也终于止住了。他握紧撬G,正要把这狂暴化的黑兔子再干死一次,却听徐忍冬发出一声极为克制的闷哼。

    “唔!”

    原来,徐忍冬只顾着掷出武器,却没能躲过黑兔子的第二次袭击。那团狂乱扭动的黑线已经攀上他的小腿,如附骨之蛆般,迅速地开始撕咬他的血R。即便是厚厚的冬裤也没能阻止黑线的侵蚀,那白皙如瓷的肌肤很快被啃食殆尽,露出鲜红的肌R和惨白的肌腱。

    鲜血像坏掉的水龙头一样,迅速涌出。徐忍冬痛得满头冷汗,挣扎着往后退。那团黑线却紧紧缠绕着他的小腿,随着他的身体一同挪动着,丝毫没有松嘴的意思。反而顺着小腿,以可怕的速度地往上蔓延。

    “忍冬哥!”连乔眼睛发红,这一声叫得都破声了。他高举着撬G,朝黑兔子挥去。与此同时袁学明也拉起徐忍冬的上半身,拼命把他往后拖。

    连乔几乎用尽全部力气,重重击向黑兔子的脑门儿。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他这一击明明准确无误地打中了兔子的头,但却像是挥空了一般,撬G直接从那团虬曲扭动的黑线中穿了过去。撬G挥空的反作用力太大,以至于连乔差点失去平衡,直接摔在黑兔子身上。

    他踉跄几步,一抬头就看到徐忍冬的小腿已经被啃得只剩森森白骨。那画面太过残酷,连乔像发了狂似的,凄厉吼叫着,又朝黑兔子挥去几G。可惜物理攻击此时已经对黑兔子完全失去效力,无论他怎么击打,那团黑线都像雾气一样,在撬G划过时稍稍散开,很快又再次聚拢。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连乔快跑!”剧痛之下,徐忍冬已经把自己的嘴唇咬烂。肿胀的嘴唇上还在往下滴血,他又推了身边的袁学明一把:“你也快走,不用管我!”

    袁学明面露迟疑,连乔带着哭腔大喊:“我不要!”

    在这转瞬之间,黑兔子已经完全啃食了徐忍冬的小腿,眼看着那团黑线就要漫上膝盖。徐忍冬知道此时分秒必争,既然无法说服连乔,那就只能顺着他的心思。刹那间,脑中如电光石火。徐忍冬狠狠心,咬牙道:“打断我的腿,快!”

    那一瞬间,徐忍冬清晰地看到,连乔眼中迅速涌出了泪水。硕大的泪珠划过脸颊,滴落到了地板上。

    然而连乔并未犹豫。他死死咬住嘴唇,上前一步,将撬G高高举起。

    啪!金属撬G重重砸在徐忍冬的腿骨上。那腿骨已经被啃得不像样子,只剩一层半透明的筋膜相连。此时遭到撬G重击,轻而易举地就断了。

    幸好痛觉神经主要集中在皮肤上,光是打折腿骨并不会造成太大痛苦。徐忍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左腿被打断,同时感到身体一轻,袁学明已经拖着他快速逃离。

    徐忍冬那半截断肢不住滴血,留下了长长的血迹。黑兔子趴在地上,食髓知味的吮吸着他的血R,甚至还发出了咕咚咕咚的吞咽声。

    连乔两眼发红,看也不看黑兔子,径直跑向徐忍冬。

    其余众人四散逃命。有的举起椅子,疯狂锤击着看起来十分脆弱的窗户。然而窗玻璃也已经被黑线缠绕,变得坚如磐石。有的慌不择路跑上二楼,楼板上发出噔噔蹬蹬来回跑动的声音,然而很可惜,他们也没有找到逃生之路,很快又一脸绝望地跑下来。

    趁黑兔子还在贪婪地舔舐地板的时候,徐忍冬在袁学明的搀扶下,艰难地单脚站立起来。连乔已经冲到他面前,一弯腰,竟然一把将他扛在肩上。

    徐忍冬大惊:“连乔你……”他下意识地希望连乔抛下他自己去逃命,但连乔一手箍着他的腰,一手紧紧抓着他另一条完好的小腿。徐忍冬感觉到他的双手正在微微颤抖,“别管我”三个字却无论如何说不出口了。

    徐忍冬甚至产生了一丝愧疚。他觉得,他不应该在连乔面前受这么重的伤,更不应要求连乔亲手打断他的腿骨。他很清楚这愧疚不是源于他拖累了连乔,而是另一种,很复杂很深沉的情绪。

    断腿的剧痛让徐忍冬无暇细思。他压下痛楚,咬牙朝袁学明道:“去地下室!地下室有个天窗,直接通到外面!”

    连乔二话不说,扛着他就朝楼梯跑去。袁学明也紧跟其后,并朝大家下令:“都去地下室!”

    没想到这紧要关头竟然还有人质疑:“地下室的门不是锁着吗?难道你……”

    徐忍冬正要解释,却见那人已惨叫一声,被黑兔子拉进怀里一顿乱啃。徐忍冬知道这时候已经一点时间都不能浪费,他立刻掏出怀中的钥匙,喊了一声:“连乔!”

    连乔极有默契地接过钥匙,与此同时他已经跑到了地下室的门前,动作行云流水,飞快地打开了地下室紧闭的大门。

    他扛着徐忍冬冲进去,视线迅速定格在了角落里的天窗上。大概因为这扇窗户距离黑兔子有点远,暂时还没有受到黑雾的波及。袁学明也发现了这一点,眼疾手快地捡起地上杂物,狠狠砸向天窗。

    哐啷!玻璃碎裂的声音无比刺耳,但在此时却反而成了大家的希望。众人一个接一个地跑进地下室,落后的两个已经被兔子抓走,惨叫声不绝于耳。

    徐忍冬道:“快找东西垫脚!”

    连乔抬头看了一眼那两人多高的天窗:“你先上去!”

    徐忍冬沉默,但这沉默只持续了极短的一瞬,他很快说:“好。”于是连乔托着他的腰,让他踩在自己的肩膀上,爬上了天窗。

    徐忍冬只剩下一条腿。左腿膝盖以下的部分已经空空荡荡,只剩残破的布片缓缓飘荡。

    “上面安全吗?”连乔用双手托举着徐忍冬仅剩的右脚,仰起头,断肢处的鲜血便滴到他脸上。温暖得令人心惊。

    爬出天窗的徐忍冬迅速环顾了一圈,确认周围的雪地没什么异样,于是立刻转过身,朝下面的连乔伸出手:“安全!抓住我!”

    连乔已经找来东西垫脚。在徐忍冬的帮助下,他双手一撑,轻轻松松地跳出了天窗。然后他也回头,朝伙伴们伸出手臂:“快!下一个!”

    天窗里面是两张焦急期待的脸,却唯独没有袁学明。两个人都朝他伸出手,像嗷嗷待哺的小鸟般,同样地无比迫切无比渴望。连乔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抓哪一个。与此同时,下方深处传来袁学明的大吼:“你们快点!门快顶不住了。”

    连乔脸色一变:“袁哥在堵门?!”

    “对!他说他垫后,让我们先走!”说话的这人焦虑地看了眼身旁的伙伴,然后做了一个谁也想不到的动作——他一把将身旁的伙伴推倒在地,然后往上一跃,强行拉住了连乔的手,“你快拉我上去!”

    连乔措不及防,差点被他拽回地下室。幸好徐忍冬眼疾手快地拖住了他。连乔被那人死死拽着,被迫维持着一个用不上力的姿势。那人见状,愈发焦急,两手攀着连乔的手臂,竟把他当成救命绳索,想就这样爬上来。

    连乔喊道:“你先松手!我要被你拖下去了!你先松开我马上拉你上来!”

    那人惊慌失措之下已经失去理智,哪里听得进劝,一味不管不顾地朝上爬着。但他毕竟体力不济,除了把连乔一点一点往下拖之外,自己竟是没能爬上去多少。

    与此同时,方才被他推开的队友突然发出惨叫声。那人回过头,不知看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徐忍冬和连乔也是表情一变:黑兔子进来了?!那么袁学明恐怕已经——

    “我真的要掉下去了!”连乔几乎是在哀求,“真的!你先松手,马上就把你拉上来!你这样我们都会死!”

    徐忍冬用自己的身体紧紧压住连乔。他失去了一条腿,身下的雪地又没有支撑点,厚重白雪甚至在温热的鲜血中开始融化,变得更加湿滑。他眼见着连乔大半个身子都被拖回天窗里,情急之下大喊:“连乔!我按不住了!”

    听到徐忍冬的呼喊,连乔这才想起自己身上还压着个人。他要是掉下去,徐忍冬也势必被他拖下去。一念至此,连乔的表情瞬间凶狠,眼睛里爆发出野兽般的浓重杀意。他朝下面那人怒吼道:“你他妈放不放手?再不放手我下去打死你!”

    话音未落,只听一声凄厉至极的尖叫。徐忍冬只觉身下一松,连乔的手竟然缩了回来。他眼睛里的杀意已经不见,只剩下深深的惊恐。徐忍冬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只见他颤抖地从自己手臂上拿下了一截断腕。那是属于男人的手腕,断端的血管和骨头清晰可见,五根手指还紧紧扣着,仿佛到死都不愿意放开救命稻草。

    连乔脸色惨白,将那节断腕扔在地上。然后沉默地弯下腰,再次把徐忍冬扛到了肩膀上,开始在雪地里狂奔。

    地下室的惨叫声已经停止了。徐忍冬趴在连乔背上,说:“他们都死了。”

    不是问句,而是陈述。

    “对……只剩……我们了……”连乔剧烈喘息着。像这样扛着一个身高体型都和自己差不多的成年男人在雪地里奔跑,纵使连乔体能过人,也渐渐有些不支。

    徐忍冬:“嗯。”

    此时的连乔,身上已经完全没有刚才那种凶狠的样子,表情脆弱得如同刚出生的小奶猫。他抽了抽鼻子,然后用一种强忍着哭腔的声音说:“忍冬哥,你……别怕,我们会没事的……”

    徐忍冬沉默不语。他已经看到远处雪地里浮起的一团黑影。狂乱扭动着的黑色线条,在洁白的雪地里显得格外醒目,如同一幅拙劣疯狂的儿童画,如同人类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恐惧。

    连乔明明自己也怕得要死,明明都快要哭了,却还在不住地安慰他:“忍冬哥,等咱们找到藏身点,我马上给你包扎……没关系的……我听袁哥说,等咱们逃出去了,身体就会恢复成原样……不会残疾的……你别怕……我们会没事的……”

    黑影在不断靠近。

    徐忍冬听着连乔那毫无说服力的,甚至听起来有些可怜的安慰,不知为何,他竟然真的不怕了。

    昨晚的雪又下了一夜,地上的积雪已经很厚。连乔扛着徐忍冬,跨出去的每一步都在雪地里留下了很深很深的脚印。徐忍冬趴在连乔背上,感觉很温暖。他低头看着这两排脚印,突然想起了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第一眼看见的,也是连乔的脚印。

    那时的他怎么能想到,他一个1米85的大男人,居然还能被人像扛麻袋似的扛着狂奔呢。

    连乔像一个坏掉的复读机,疯狂自我暗示:“我们会没事的……我们会没事的……”

    徐忍冬听着连乔近在咫尺的剧烈喘息,自己的身体也随着连乔的动作而上下起伏。他突然觉得这场景挺有趣的,可惜除了他和连乔,没有人会看到了。

    除了他,也不会再有人记得了。

    徐忍冬没有觉得有多惋惜,他甚至微微扬起嘴角,摸了摸连乔的头发,说:“你一直往前跑,不要回头。”

    复读终于中断。连乔嚎了一声:“嗷!”

    徐忍冬又说:“别怕,你会没事的,不要回头。”

    连乔一时没有听出这话里的深意。当他反应过来时,徐忍冬已经用力推开他,重重地摔进了雪地里。连乔一愣,当即停下脚步。

    徐忍冬暴喝:“跑!”

    连乔却还是转过身来。那双总是眉眼弯弯地笑着的眼睛,此时竟然满溢出无数种复杂情绪。悲伤,痛苦,绝望……还有愤怒。

    徐忍冬无暇去想那愤怒从何而来。他再次大吼:“连乔快跑!听话!”

    连乔却仍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没有丢下他逃跑,只是浑身发抖,无比愤怒的瞪着他。

    “骗子!”连乔红着眼睛大喊。

    徐忍冬被骂得莫名其妙。他很想问问我骗你什么了,却忽然感到后颈一凉。那熟悉而可怕的磨牙声在他颈后响起。紧接着,脖颈传来剧痛。他的皮肤,肌R,乃至颈椎,都被一口咬了下来。

    在这巨力之下,他整个人都向后倒去,看到了灰蒙蒙的天空,和天空中飘扬的鹅毛大雪。黑色的扭曲线条如乌云般遮蔽了他的视线,他很快就感觉不到自己的脸。只看到一片血红。

    在整个世界被黑暗笼罩之前,他听到的最后的声音,是连乔那凄厉得近乎啼血的哭喊。

    “不是说好了一起出去吗?!徐忍冬!你他妈是个大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