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матрёшка 22

作品:《死亡回旋[无限]

    众人举着手机照明,窃窃私语着跟在大佬身后。连乔从他们的交谈中得知,原来他们被卷入了一个鬼怪横行的世界,需要找到一个电梯和电梯按钮才能离开。

    此时连乔才明白,刚才大锤哥砸碎的那个套娃里,藏着的金属物件就是电梯按钮。

    给他们开门的那个男人名叫袁学明,自称是个老玩家,已经是第三次进入鬼怪世界。此时他悄悄靠近连乔,眼睛盯着徐忍冬挺拔修长的背影,小声问道:“你和他一起来的?你们在外面就认识吗?”

    连乔摊手:“不认识,我刚出电梯,没多久就碰到他了。他说是看直播认识我的。”

    袁学明:“那按钮呢?”

    连乔:“路边捡的。”

    袁学明:“……”

    连乔正好也有话要问他:“刚才那个兔子是怎么回事?”

    袁学明道:“我本来以为,兔子是来发布任务的。一般来说只有完成了任务,我们才能离开这里。但从来没有人在刚进电梯的一个小时之内就能找到按钮。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听他夸奖大佬,连乔莫名地与有荣焉:“对!我们大佬就是厉害!”

    袁学明笑道:“你们不是才刚认识吗,你已经变成他小弟啦?”

    连乔骄傲挺胸:“没错!我们大佬就是有人格魅力!”

    袁学明笑笑,摇头道:“唉,真是个孩子。”

    在大佬神乎其技的指引下,教堂很快出现在众人眼前。连乔抬头望去,只觉那圆圆的塔顶像kisses巧克力一样,他看着看着就馋了。

    当他回过神时突然发现,本该走在最前面带路的大佬,不知何时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正望着他。连乔如同被翻了牌子的小妃子,P颠P颠地凑上去:“大佬大佬你找我吗?”

    徐忍冬在听到那两声大佬之后,本来要说的话硬生生地憋回了肚子里。他冷淡地扭过了头:“没有。”

    连乔:“……哦。”大佬这忽冷忽热的是怎么回事?

    明白了,大佬都是让人捉摸不透的,高深莫测嘛!

    连乔顿觉大佬更有大佬气质了,于是小心翼翼地夹紧尾巴,谨言慎行地跟着大佬进入教堂。

    这教堂不大。他们首先进入的是礼拜堂,正前方摆放着一座高大的十字架,十字架上还钉着耶稣。那耶稣像垂眉肃穆,露出一副悲悯的神情。

    大佬安排众人分头探索,众人都想跟着大佬一组。特别是那几个小姑娘,眼里的星星都亮成了银河,满脸红晕如同初恋,很是可爱。

    连乔满脑子都是搜刮,懒得去争,也觉得自己争不过。正在研究耶稣像,身后忽然传来徐忍冬清冷好听的声音。

    “连乔,过来。”

    连乔听到点名,一脸懵*地穿过人群,来到徐忍冬面前。姑娘们先是羡慕嫉妒恨,看着连乔那呆萌可爱的脸,又露出了“是你的话那就没办法了”的表情,纷纷散去。

    连乔察觉到徐忍冬对他是特别的,不由心神荡漾。但转念一想又觉得奇怪,他在直播间从来没有透露过自己的性向,粉丝应该不知道他是弯的……

    连乔在心里叹了口气:是我想多了吧,他对我特别照顾,果然还是因为他是我粉丝。这份正直的粉丝之爱,我可千万别误会了。

    不然,多尴尬啊。

    于是他整理好心情,跟着徐忍冬来到一旁的走廊上。

    这条走廊的灯光非常暗,说实话还挺吓人的。但大佬近在咫尺,连乔倍感安心,甚至默默地想:已经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注)

    这句话刚一闪过脑海,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立了一个flag,顿时有种不太好的感觉。不过有大佬在身边,应该……应该不至于秒收flag吧?

    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边的大佬,没想到大佬也恰好停下脚步,朝他投来一个似乎忍着笑意的眼神。

    连乔被那含笑的眸子盯着,只觉心尖发颤,过电般的感觉传遍全身。万万没想到,下一秒,大佬突然伸出手,用力把他推向墙壁!

    连乔:“……卧槽?!”

    他被吓了一大跳,没有任何防备地向后倒去。心想完了完了,这下肯定要撞墙了。大佬这是什么意思?怎么一言不合就动手了?说好的粉丝之爱呢!

    连乔向后踉跄几步,以为即将撞上坚硬冰冷的墙壁,却意外地发现身后空无一物。他心中的一万条弹幕还没飘完,眼前的画面却忽然一闪,走廊和大佬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雪白的墙壁。

    连乔站定之后瞬间陷入懵*,忍不住又卧槽了几声。他扭头望去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四四方方的房间,这房间上下左右都是白的,唯独在他身后伫立着一个银灰色的电梯,正冷冷地反S着金属光芒。

    等等,电梯?这不就是他们在找的东西吗!

    连乔目瞪口呆,嘴巴张大得可以塞下全套俄罗斯套娃。他正想呼唤大佬,却听墙壁后面传来大佬的声音:“连乔?你还活着吗?”

    “我在里面!我没事儿!……呃,我好像找到电梯了!”他挠挠头,还没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见面前的墙壁里出现了一条修长笔直的腿。腿部线条堪称完美,被深色西装裤包裹着,显得端庄正直,反而有种禁欲的美感。

    很快地,徐忍冬整个人从雪白的墙壁里走出来,那场景如同牛奶浴中起身的古希腊男神,优雅俊美,摄人心魄。连乔遭到美颜暴击,瞬间原谅了大佬莫名其妙的暴力行为,甚至还想被这条大长腿再踹一次。

    徐忍冬见他这副痴痴的模样,竟是微微一愣,然后有些歉意地问:“你……你撞到头了?”

    连乔:“……”说起来有点丢脸,其实我只是沉溺于大佬你的美色而已。

    但是直接承认自己撞头装傻了似乎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于是他心情复杂地保持了沉默,并不想解释。

    徐忍冬见他没有否认,脸上露出些许愧疚神色。

    “抱歉,”他说,“我下手没有轻重。伤了没有?”

    他朝连乔伸出手,似乎是想看看他的伤处。连乔顿时心里一喜,无比乖巧地把头凑上去给他摸:“伤了伤了伤了!疼疼疼!”

    好疼的呢!要大佬摸摸才会好!

    连乔闭上眼睛,正要享受大佬的爱抚,却听墙壁外面传来袁学明的问话:“里面什么情况?你们还好吗?”

    徐忍冬立刻把手缩了回去。

    伸长脖子等着被摸的连乔:“……”袁师傅,你可真讨厌。

    徐忍冬隔着墙壁,朝外面解释了这里的情况。紧接着就见袁学明从那雪白的墙壁上探出脑袋。

    连乔冷漠地想:呵,宛若砧板上的猪头。

    砧板上的袁学明:“你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看得我心里毛毛的……”

    连乔:“没有没有你想多了。”

    徐忍冬并未察觉这二人间的诡异气氛,只是掏出按钮,咔的一声按到了电梯旁的凹槽上,然后说:“把大家都叫进来吧,咱们可以离开了。”

    什么?这就结束了?!说好的大型真人解密逃生游戏呢?怎么什么迷都没解直接就躺着通关了?

    连乔脑内闪过一大排“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的弹幕,还是五颜六色特大字号的那种。

    还没等他内心咆哮完,袁学明却道:“不对,这个按钮怎么不亮?”

    徐忍冬一愣,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那按钮装上去之后,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袁学明道:“应该会发光的啊。”

    徐忍冬皱了皱眉,上去按了一下按钮,电梯没有任何反应。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连乔有点搞不清楚情况:“出什么问题了吗?”

    袁学明:“我不知道,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正常情况下,找到按钮,装上以后就可以走了,怎么这次……”他顿了顿,朝徐忍冬看了一眼,“不过这次确实也很奇怪。从来没有人能在一个小时之内,同时找到电梯和按钮。你到底是什么人?”

    徐忍冬说:“我是老玩家,这是我第六次进来。”

    袁学明立刻听懂了这话的分量,眼里的质疑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钦佩神色。他转而用一种商量的语气问道:“那你觉得为什么电梯打不开?”

    徐忍冬望着电梯,没说话。

    连乔大着胆子C了句嘴:“难道是没通电?”

    袁学明无奈:“这个电梯连缆绳都没有,你觉得它还需要用电?”

    连乔道:“也不一定是真的电啊,可能还需要什么特殊办法来激活它?比方说随机抽取一名幸运观众,杀了祭天?”

    另外两人都陷入了思考,没有察觉他这轻飘飘的一句话里流露出的恐怖意味。袁学明喃喃道:“不可能啊,我之前遇到的电梯都是直接可以用的,从来没有……”他忍不住又看了徐忍冬一眼。这一次却不是质疑的眼神,而是更像询问和求助。

    连乔也期待地望着大佬,猜测大佬是不是又要从四次元口袋里掏出什么神奇道具。

    没想到徐忍冬沉默片刻,只是说:那今天就先回去吧。

    袁学明不禁失落,但还是点点头。

    三人穿墙而过,回到走廊上,看到大家都翘首期盼着。众人得知电梯无法使用的情况后,纷纷陷入低落。

    回到猎人小屋,大家惊讶地发现那只灰毛兔子居然还呆呆地坐在雪地里,身上落满积雪,可怜兮兮,宛如一个失业的打工者。

    然而当它看见大家垂头丧气地回来,那张兔脸瞬间又迸发出神采。它拍拍P|股跳起来,十分愉快地问:“原来你们还没走呀。”

    没人搭理他,兔子就得意洋洋地宣布:“那你们就留下来,陪我庆祝七天后的节日吧!我给你们准备好的礼物不见了,你们必须……”

    话没说完,徐忍冬已经不耐烦地推开它,径直走进了屋里。

    再次摔了个P|股蹲儿的兔子:“……”

    袁学明咳了一声:“你继续说吧。”并且友好地朝兔子伸出手,想把兔子从雪地里拉起来。

    他伸手只是出于善意,兔子作为boss却得到了玩家的同情,反而变得更加气愤,简直气到炸毛。

    “找到礼物交给我!”它几乎是咬着后槽牙地吼出这句话。吼完就扭头趴到地上,两条后腿一蹬一蹬的,像真正的兔子那样迅速跑了。

    袁学明看着它一边跑,兔毛上的积雪还在簌簌往下掉,突然叹了口气,感慨道:“它也挺不容易的。”

    众人深有同感地点头,只有连乔骄傲地想:哼!谁让他在我们大佬面前装*!活该!

    众人挨个进了屋子。最先进入小屋的徐忍冬已经点燃了壁炉里的火,他转过身,淡淡地问了句:“人齐了?”

    大家面面相觑一番,袁学明:“都到齐了。”

    徐忍冬:“分房、睡觉,明天开始找套娃。”

    他这话说得简短直接,却不容置疑。众人在这无形的震慑中,纷纷点头如捣蒜,等待徐忍冬分配房间。

    刚刚踩过大佬雷点的连乔已经不敢奢望和大佬一间房,他只希望大佬不要把他分配给中年大叔袁学明。毕竟这大叔看起来病殃殃Y森森的,有一种马上要死的气质。跟他睡一间房,自己搞不好会做噩梦。

    连乔正在心中暗暗祈祷,只听徐忍冬淡淡地说了句:“你们自己选室友。”

    与此同时,连乔感觉有人靠近。他诧异地抬起头,不知何时徐忍冬已经来到他面前,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宣布道:

    “连乔,你跟我睡。”

    ——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糟了是心动的感觉。糟了是心动的感觉。糟了是心动的感觉。糟了是心动的感觉。糟了是心动的感觉。糟了是心动的感觉。糟了是心动的感觉。糟了是心动的感觉。糟了是心动的感觉。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连乔脑内的弹幕机,已经在大量重复信息的轰炸之下选择自杀。一起自杀的还有他的理智。

    他太过震惊,以至于大佬把他拉进房间,关灯睡觉之后,他才反应过来。

    卧槽什么大佬居然给我铺床了!卧槽什么大佬居然在我旁边躺下了!卧槽什么大佬居然对我说晚安!卧槽什么大佬居然在我身边睡着了!

    卧槽什么我居然——

    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