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梦境与现实

作品:《死亡回旋[无限]

    银灰色的金属电梯, 反S着冰冷的光芒。

    熟悉的画面。

    徐忍冬茫然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一时竟想不起来这是自己第几次惨死。

    是怎么死的?其他人呢?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叮,电梯门突然打开。外面是一片强光。那光线太过刺眼, 以至于他不得不抬起手遮在眼前。

    他想朝那光芒走去, 却忽然听到一个锐利刺耳的刹车声,好像有什么大型车辆以高速朝他驶来。

    徐忍冬浑身一凛,猛地睁开眼。强光在那一瞬间消失了,大货车也不见踪迹。然而他看到的东西, 却远比最可怕的噩梦还要恐怖百倍!

    ——尸体。满地都是尸体。

    被大锤砸烂头颅,脑浆四溅的尸体。盖满积雪,冻得紫硬的尸体。颈部几乎离断, 仍在喷涌鲜血的尸体。左腿断骨L露在外,后颈被咬成血窟窿的尸体。心口C着尖刀的尸体。

    还有——被咬得支离破碎的尸体,被拧成麻花、脊椎全部断裂的尸体, 被大火烧成焦炭、还在冒烟的尸体……

    所有的尸体,都有着同一张脸。

    ——所有的尸体,全都是他!

    徐忍冬站在一地尸身之中,看到每一个死去的自己脸上那惊恐、绝望、悲伤、麻木的神情,濒死的恐怖感再次捏住他的心脏。他开始浑身发冷, 不住地颤抖。那只冰冷的大手在他的肌肤, 内脏, 血管里游走着, 掠夺着他残存不多的体温, 一点点地摧毁他最后的理智。

    不要……好痛……我不想死!

    他无助地抱住自己, 把自己蜷缩成一团。这一定是噩梦,醒过来就好了,醒过来就好了……

    在他这样安慰着自己的时候,耳边却响起了各种各样的声音。头颅被砸烂的钝响,雪花落下的簌簌声,鲜血喷出的呼呼风声,撬G砸在腿上的闷响……所有声音混合在一起,像潮水一样冲击着他的耳膜。他的大脑也跟着颤抖起来,脑子里像有一万只蝉同时鼓动羽翼,震得他头痛欲裂。

    不……不要……

    沉重的巨锤磨蹭着他的头皮,寒风如刀划过脸颊。L露在外的气管阻止声带发出悲鸣,动物的利齿在他颈后啃噬。

    种种濒死体验汇集在一起,终于唤醒了他内心深处最深沉的恐怖——

    “——不要!”

    徐忍冬猛地从床上坐起,惊魂未定地喘息着。黑暗中,他一时想不起来自己身处哪里,只听见心脏狂乱地跳动,呼吸剧烈,几乎喘不过气。

    他浑身都是冷汗,就连肌R都因为太过紧张而变得酸麻僵硬。

    他什么都看不见,就这么茫茫然地坐了好一会儿,这才发现自己身下是温暖的床铺。床头还有一点莹莹绿光,是正在充电的手机。

    呼吸渐渐平静,理智也缓缓地重回大脑。徐忍冬想起来了,他这是在自己家里。从鬼怪世界归来之后他就觉得异常疲惫,回到家倒头就睡,一直睡到现在。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

    头还在隐隐胀痛。徐忍冬扶着额头,又闭了一会儿眼睛,这才深吸一口气,拿过了手机。

    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星期天晚上七点,距离那起车祸已经过去了整整两天。这两天里他一直在沉睡,他的精神和**虽然极度疲惫,睡眠却并不安稳。梦里总是有鬼影晃来晃去,仿佛他还没脱离危险。他甚至看到了自己死去的种种惨状。

    他以为他能够忍受,原来他一直是在硬撑。当他独自一人,午夜梦回时,死亡的恐惧就将他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让他清楚看到了自己的脆弱与无助。

    ……这样下去不行,迟早会疯掉。

    但他没有太多时间调整。明天还要去公司上班,既定的工作需要按部就班进行,否则会影响同事乃至整个项目的进度。他不能拖累别人。

    他所就职的公司是一家颇有名气的金融分析事务所,工作量很大,也时常需要加班。因此即便是周末,同事和领导也给他发来了不少消息,只是因为他太过疲惫而没有听到。此时徐忍冬一条条地看着信息,身体也渐渐醒了过来。他觉得有点饿,于是打开了外卖软件。

    至少不用再吃面包牛奶了。徐忍冬欣慰地想到。

    就在他浏览菜单时,屏幕上方跳出一条消息。

    连乔:忍冬哥,你还没回家吗?

    一看到“连乔”两个字,徐忍冬又产生了一瞬间的恍惚。他点开对话框,发现这两天来连乔断断续续给他发过好几条信息,但他一条都没看到。

    倒数第二条消息写的是:我在你家门口等你可以吗?

    连乔在门口等他?

    这条信息已经是两个小时前的了……他现在还在门口吗?

    ——都过去这么久了,应该没在等了吧。

    尽管不敢抱有期待,但徐忍冬还是立刻起身,匆忙朝门口走。走出两步,他又绕回来,对着镜子看了一眼。他回来之后就连衣服都还没换,仍旧穿着那天的衬衫西装。昏头昏脑地睡了这两天,衬衫早就皱得不成样子。徐忍冬很想换件衣服,但心里有种莫名的焦躁感。最终他还是没有耽搁,而是直接打开了大门。

    “哇硫磺火!还有镰刀!完了完了我血不够换!……啊?可以换?怎么换的?弹幕里告诉我一下……(注)”

    出现在徐忍冬面前的,是一个坐在楼梯上、抱着电脑打游戏的大男孩。他带着耳机,眼睛紧盯着屏幕,脸上的光线不断闪动,就连徐忍冬开门都没有注意到。

    标准的网瘾少年。

    连乔聚精会神打游戏的模样,让人强烈地感觉到这是现实世界,这是平凡平静的生活。这样令人心安的画面,和片刻之前的恐怖噩梦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徐忍冬一时竟不愿开口叫他,他甚至有些贪恋地,想悄悄地再看一会儿。

    连乔玩的是一个打怪兽的游戏。画风倒是挺可爱,有点卡通,但内容相当血腥。他C控的是一个光头小人,通过S出眼泪来攻击怪物。怪物都是些糟糕的东西,比如流着血在地上爬行的脑子,比如会把自己肚皮撕开喷出血柱的R块状生物等等。游戏场景也很诡异,一开始还是普通的地窖,到后面就变成了鲜血淋漓的脏器内部,墙上开始滴血,地上也都是蛆虫。

    徐忍冬还在想连乔那胆子怎么忍得住。果然,随着画面越来越血腥,连乔越来越怂。起初他还会跟观众笑嘻嘻地聊天,渐渐的话就越来越少,到最后竟然快被吓哭了,呜呜呜呜地一边打怪一边逃。

    “啊啊啊啊别追了!别追别追我腿短!啊啊啊啊啊卡墙角了!啊啊啊啊啊!”

    眼看着连乔那小人被一堆怪物*进墙角,徐忍冬以为他要被打死了,没想到连乔C纵小人左扭右扭,万分惊险地躲开了所有怪物的攻击。同时眼泪子弹不停发S,看似随便乱打,结果竟然每一发都能命中怪物。

    转眼间,全部怪物都被击杀,而连乔居然一滴血都没掉。徐忍冬不禁叹为观止。

    一顿C作之后暂时安全了,连乔捂着胸口大口喘气,惊魂未定道:“不行,我得缓缓,吓死我了……”

    被吓成这样还能打得这么好,要不是连乔的喘息里都带着哭腔,徐忍冬简直怀疑他是在演戏了。与此同时屏幕上顿时闪过一大堆弹幕:

    “主播神走位!”

    “甩弹牛*!预判简直神了!”

    “嗷嗷嗷嗷哭腔敲可爱!抱抱阿乔,不怕不怕!你是最胖的!”

    “哭腔可爱,想x!”

    “前面的!放肆!奶乔骑士团!拔刀!”

    徐忍冬:“……”都是些什么玩意儿,怎么越来越看不懂了。

    连乔拧开一瓶矿泉水,咕咚咕咚地喝了好几口。他居然还自带了火腿肠,咬开包装之后一边啃着一边跟观众聊天。徐忍冬看他这怡然自得的模样,恐怕已经把自家门口的楼道当成了网吧,就差召唤网管来碗泡面了。

    “真的害怕,真不是装。”连乔看着弹幕上观众的质疑,委屈地道,“要不我把麦放心口,给你们听听我心跳!”他说着还真从耳机上扯过麦克风,放到了胸口的位置。

    弹幕上顿时炸了。

    “嗷嗷嗷嗷阿乔的心跳!”

    “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这心率得有120了吧,主播悠着点啊,别吓出事了……”

    “阿乔不怕!我们陪着你呢!”

    “不就是要硬币吗!拿去!我全部家当都给你啊啊啊啊!”

    徐忍冬:“……”听个心跳而已至于吗,你们年轻人真是不淡定。

    话说回来,虽然连乔玩的是一个带有恐怖元素的动作类游戏,但作为观众,徐忍冬非但没觉得害怕,反而全程带着笑意。一方面是连乔技术过硬,无论情况有多紧急他都能绝处逢生,让人感到安心,一点都紧张不起来;另一方面,连乔被吓坏的模样是真的可爱,带着哭腔向怪物求饶,结果反手就把怪全部打死了 ,这反差太大,还意外地有点……萌?

    徐忍冬作为对电子游戏毫无兴趣的人,竟然津津有味地看连乔打游戏看了半个多小时,可见确实十分有趣。

    而且看着看着,这两天来压在心头的绝望感竟然也悄悄消失了。他甚至忘记了做噩梦这回事。

    此时连乔已经重新戴上耳机,认认真真地看弹幕,然后隔空回答道:“今晚啊,对今晚会早点下播……嗯,有点事情,我在朋友家门口等他呢……哎,他好像是现充,工作好忙,还没有回家……是啊好辛苦……”

    徐忍冬心里一跳。嗯?这是在说他吗?

    现充?

    徐忍冬立刻掏出手机,十分好学地查起了“现充”的含义。

    ——现充(リア充)是指是在现实世界中生活得充实的人们,全称是“现实生活很充实的人生赢家”。不算是正规日语,属于年轻人所用的网络语言,意思是:“现实生活很充实”。

    徐忍冬想了想,出声纠正道:“我只是忙,不是现充。”

    连乔卧槽一声,惊悚回头,终于发现了坐在小板凳上猥琐偷窥的忍冬大佬。

    “原来你在家啊!忍——”他刚一开口,似乎想到什么,连忙又改口,“呃,你等一下哦,我先闭个麦。”

    徐忍冬点点头。只见连乔摘下耳机,啪啪啪地开始敲键盘,手速之快令人咋舌。与此同时屏幕上又闪过一万条弹幕。

    “哇!这谁的声音!好听!”

    “男神音!耳朵怀孕了!”

    “嗷嗷嗷嗷是主播的基友吗!”

    “突然兴奋.jpg”

    徐忍冬不太看得懂这些网络用语,但他十分在意那条“耳朵怀孕了”,于是当即掏出手机开始百度。

    耳朵怀孕了:形容当听到某种动听的声音、乐曲的时候,感觉自己像是被戳中了耳朵的g点,让人舒爽地仿佛要高|潮了一样,出于赞美的形容这种声音美妙地让自己的“耳朵怀孕了”。

    ……这个比喻虽然有点低俗,但形象是真的形象。

    他并不觉得自己的声音有那么好听,不过这句话挺有趣的,他学到了。

    连乔关了直播,扭过头来就看见徐忍冬对着“耳朵怀孕了”的词条频频点头,看起来颇为赞许。连乔莫名觉得好笑:“忍冬哥,你干嘛呢?”

    徐忍冬认真地说:“学习。”

    ……大佬的脑回路果然还是那么清奇。可是,他好可爱!

    徐忍冬侧过身,让连乔进屋,顺手关上大门。连乔打量着徐忍冬的公寓,一看便知徐忍冬是独居。他听到徐忍冬关门的声音,脑子里瞬间浮现出一万个不可描述的场景。

    他赶紧把这些邪恶念头压下去,咳了一声道:“对了,忍冬哥,我查到一些事情,和那个电梯有关的……”

    一听到电梯两个字,徐忍冬眼前再次浮现起那个满地尸体的恐怖梦境。他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叹道:“坐下说吧。”,,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