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déjà vu

作品:《死亡回旋[无限]

    连乔在电脑上打开一则社会新闻:“前两天有个大货车为了躲避路人, 撞进了路边的商店, 结果车毁人亡了,你知道吗?”

    徐忍冬点头:“我知道, 我就是那个路人。”

    连乔对此并不惊讶, 只是叹了口气说:“果然新闻里那个徐先生就是你。那个大货车司机是咱们队伍里的人,你应该也发现了吧。”

    徐忍冬:“我本来以为在那边死掉的人就是彻底死了,没想到回到现实里,他们还会再死一次。”

    连乔叹了口气:“对, 和他一起死掉的另外一个小伙子,我也找到了。他正好是我朋友的朋友,喝酒喝死了, 就在星期五晚上。”

    徐忍冬陷入沉默。连乔扭过头,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光是他们两个的死,其实不足为奇, 但那个大货车司机差点撞上的人居然真的是你,这也太巧了……你能把那天的事情跟我说一下吗?”

    徐忍冬原原本本地把那晚的情况告诉了连乔,连乔听完,露出了思考的表情。

    “其实这几天,我还找到了队伍里的其他人。”连乔说, “我问过了, 他们的情况都和我们一样, 都是在遭遇了生命危险之后见到了电梯。有人是遭遇了歹徒, 逃命的时候看见电梯, 想也没想就跑进去了。有人是掉进水里, 差点被淹死。还有我是晚上跑步,不小心摔进了沟里。当时没觉得有什么,从电梯里面出来才发现,我摔下去的地方C着一根断掉的钢筋,距离我的脖子就差几厘米。而忍冬哥,你是遇到了车祸。巧的是撞你的那个人也和你一起,进入了鬼怪世界。”

    徐忍冬沉吟道:“所以……电梯是对将死之人的一种考验,如果通过了,就能躲过一劫?”

    连乔:“可以这么说,但我想到个事儿……这只是我的猜测,不一定对。”

    徐忍冬:“你说。”

    连乔道:“忍冬哥你还记不记得,你找到电梯和按钮之后,电梯却没有电。等到那个货车司机死掉,电梯就突然能用了。”

    徐忍冬顿时心里一沉:“你的意思是,必须要死人之后,出口才会打开?”

    连乔想了想,又摇头:“我觉得可能没有这么简单。那个大货车司机是为了避让你,才撞到墙上去的。他如果没有猛打方向盘,或许死的就不是他,而是你了。所以我猜……”他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我猜这是因为,现实世界里你们存在生存冲突,你们两个之间必须要死一个。而你们又恰好进入了同一个鬼怪世界。那个世界不允许你们一起活着出来,因为这就和现实世界冲突了。所以,直到他死了以后,电梯才可以使用。”

    连乔的分析很有道理,但是徐忍冬听完之后,眉头反而皱得更深了。生存冲突这个说法合情合理,但问题是,他死了之后是可以无限复活的,而那位货车司机显然不行。

    也就是说,他和货车司机之间的生死博弈,胜者只可能是他。这样岂非很不公平?就好像他是内定的赢家一样,通过某种不可告人的手短来取得了胜利,非常不光彩。而且这胜利奖品,还是珍贵的生存机会。这让徐忍冬心里更加过意不去,好像自己是一个可耻的作弊者,在他毫无自觉的情况下,卑鄙可耻地掠夺了他人的生命。

    徐忍冬不愿意再想下去,便道:“对了,在出电梯的时候我不是问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吗?其实那个时候……”

    他把自己听到的那段模糊不清的话重复了一边,连乔立刻掏出手机记录下来:***是***,你要***。你会经历无数折磨,但这不是***,是***。当你到达***,你会明白***。***活下去。

    连乔把这段话翻来覆去地研究,摇头道:“不行,缺了太多关键信息,完全不知道它在说什么……唔,不过你觉得不觉得,这段话简直像设计好的一样,所有关键词都被打码了。估计要通关下面的副本才能解锁更多关键词。”

    徐忍冬问:“别人有这种情况吗?”

    连乔:“我问过的人里都没有提起过这回事,当然也有可能他们是故意瞒着我。对了,忍冬哥,你不是已经第六次进电梯了吗?那这是你第一次听到这段话吗?哦,还有最后兔子给我们的那把钥匙,我也打听过了。副本里的东西都是带不出来的,除非是隐藏道具。隐藏道具很稀有,一般人光是活着就已经很难,更别提去找隐藏。但如果能找到的话,对后面的副本会有很大帮助。忍冬哥,你以前有没有拿到别的隐藏道具呀?”

    徐忍冬一愣,深深体会到什么叫做“撒了一个谎就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弥补”。

    他虽然确实经历了六次鬼怪世界,但那都是在同一个地方兜兜转转,他实在没掌握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更别提什么隐藏道具了。

    此时徐忍冬忽然意识到,其实那些隐藏套娃全都是连乔找到的,兔子的杀人条件也是连乔推理出来的,甚至现在,也是连乔通过种种蛛丝马迹,在尝试着一点一点推理出鬼怪世界的机制。

    别说智力了,就连武力和体力他都比连乔差上一大截。连乔这家伙,跑起路来比兔子还快,打起架来比大锤哥还凶,除了胆子小以外简直没有任何短板。

    连乔还管他叫大佬呢,明明自己才是大佬。

    徐忍冬陷入沉默,连乔误会了,连忙道歉:“大佬我错了,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隐藏武器,我不该随便打听的。对不起大佬。”

    徐忍冬:“……”虽然知道连乔是无心的,但这一声声“大佬”,听起来怎么那么像嘲讽。

    幸好这个时候,徐忍冬点的外卖到了。他赶紧招呼连乔一起吃。

    连乔十分惊讶:“咦?忍冬哥,我以为你会自己做饭呢。”

    徐忍冬:“工作忙没时间做,再说了我也不会。”

    徐忍冬把一次性筷子递给他,连乔接了筷子,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徐忍冬问:“怎么了,不合你口味吗?”

    连乔忙道:“不是不是……嗯,有件事,其实我一直想说,但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徐忍冬:“没事,你说。”

    连乔:“那个……呃,我不是在套近乎啊。我真的……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我们是不是以前在哪里见过?”

    徐忍冬一怔,心里忽然涌起一股冲动,想把他们一起出生入死好几回的事情告诉连乔。可是这个念头刚刚在心中升起,他的嘴唇就开始发麻,舌头也僵硬得像是被灌上了水泥。

    果然,即便回到现实世界也还是这样。

    他无法说出哪怕一个字,因此只能沉默地摇摇头。

    连乔若有所思道:“唔,那可能是déjà vu。”

    徐忍冬没听清楚:“什么?”

    连乔:“déjà vu就是……唔,既视感。比方说,你到了一个从没去过的地方,却觉得似曾相识,好像是以前来过,也好像是梦里来过。有人说这是上辈子的记忆,也有人说这是大脑的错觉。反正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具体的生理机制。”

    徐忍冬听他这么说,越发觉得心中苦涩。他抿了抿嘴唇,淡淡道:“是有这个可能。”

    连乔却道:“但还是有很奇怪。”

    徐忍冬:“奇怪什么?”

    连乔道:“我感觉我知道你很多事情,比方说,我觉得……”他顿了顿,接下来的话,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

    徐忍冬:“没关系,你说吧。”

    连乔低头扒拉着米饭,小声说:“我觉得你是个很顾家的人,会穿着围裙做饭的那种。但你又说你不会。”

    徐忍冬:“大概是那天我帮你铺了床,所以你才会有这种错觉。我真的不会做饭。”

    连乔摇摇头:“不止这个。”

    徐忍冬:“嗯?”

    连乔:“你还记不记得,在鬼怪世界的第二天,你没吃早饭,我给你拿牛奶和面包,还把你惹生气了。”

    徐忍冬听到面包牛奶,顿时反S性地皱起眉头。连乔急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惹你讨厌的,我真不知道你不吃这两样东西。但我总觉得……唔,你是不是有胃病?因为经常不按时吃饭,所以总是胃痛,也不能吃冰的东西……”

    徐忍冬这下是真的惊讶了。他也想起来了,某一次轮回中,连乔曾经说过,知道他肠胃不好,不能喝冷牛奶,所以特意用体温帮他把牛奶给焐热了。

    那时他还以为是连乔把他和别人搞错了。但最后一次轮回里,连乔几乎全程跟在他身边,没有和其他人接触过。他也很肯定自己从来没有向连乔提起过自己的身体状况。

    那连乔是怎么知道的?

    徐忍冬沉吟片刻:“你还知道我什么?”

    连乔叹了口气:“我说不好。咱们明明刚认识不久,但有的时候,我看着你就会想到一些事情……不过也有可能都是我自己的脑补,毕竟有时候我也会猜错。你看,就像你不会做菜,但我却感觉我见过你穿着围裙的样子。”

    徐忍冬不自觉地皱了皱眉,他很肯定自己从出生到现在绝对没有穿过围裙,更别说穿着围裙让人看见了。

    连乔误会了他皱眉的意思,连忙高举双手以示清白:“忍冬哥,你别误会,我可不是斯托卡(注)。”

    徐忍冬:“斯托卡?”

    连乔:“呃,就是……跟踪你,尾行你,悄悄在暗中观察你一举一动的,呃,那个……痴汉。”

    徐忍冬:“……你们年轻人花样真多。”

    连乔委屈了:“我真没有跟踪你!我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就是觉得……你好熟悉。”

    那一句“你好熟悉”,像小猫爪子似的,在徐忍冬心头轻轻挠了一下。徐忍冬只觉胸中泛起一股隐隐的酸楚,让他想要倾诉,想对连乔说出所有的心里话。可是他不能。

    他只能压下情绪,极为克制地说:“我也觉得你很熟悉,或许我们真的在哪里见过,只是我们都忘了。”

    那是连乔在某一次轮回中对他说过的话,只是现在连乔再一次忘记了。

    连乔没有听出他的话外之音,弯着眼睛笑了起来:“那这样看来还得感谢这场遭遇,否则我们或许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呢。”

    徐忍冬笑笑,没再说话。

    吃完饭,时间还早。连乔提出想借他家的wifi和C座用一会儿,他今天的直播时间还没满。徐忍冬给他倒了杯水。有些好奇地和他并肩坐在沙发上:“你们主播也要按时打卡?”

    连乔说:“对,签了约的主播,每天要保证直播两个小时以上。我一般是晚上8点到10点。啊……你看过我直播,应该知道的。”

    徐忍冬一愣,这才想起之前自己随口扯谎,说他是连乔的粉丝。此时突然有些心虚,他别过眼,说:“嗯,你忙你的吧,我不打扰你了。”

    他默默地走到边上去,为了缓解尴尬,随便找了本书来看。

    连乔见他在读书,便刻意压低了声音,做贼似的跟观众们解释道:“我又回来了哦。但是我身边有人,说话不能太大声。这样你们听得到吗?”

    观众们纷纷表示听得到。有些不明真相的观众在弹幕里问:是不是家长在外面呀?主播暑假作业做完了吗?

    连乔没有理会。他的嗓音是软萌少年音,老是被人误会年龄。老粉丝都知道的,会帮他解释。

    万万没想到,连乔刚点开游戏,弹幕里突然开始刷屏了。

    主播快回头你家长来送水果了!

    主播快回头你家长来检查作业了!

    主播快回头你家长来没收电脑了!

    连乔心想:我家长自己在认真学习呢!他想着想着觉得好笑,忍不住真的回了个头,朝徐忍冬看了一眼。

    这一望之下,他不由得呆住了。只见徐忍冬坐在圆形小茶几边上,落地式台灯从他头顶洒下暖黄色的光芒,将那迷人的五官映衬得越发深邃。

    此时的徐忍冬,如同坐在蔷薇花丛间,手捧圣经的俊美神父。他低头阅读的时候,神情异常专注,仿佛书本之外的世界全都与他无关。浓密睫毛黑如鸦羽,缓缓眨动着,每一下都好像是轻轻扫过连乔心尖,弄得他心里痒痒的。

    不知看了多久,直到徐忍冬察觉到什么,困惑地抬起头,连乔这才猛地收回目光,心脏噗噗直跳,生怕他发现自己在偷看他。

    徐忍冬大概以为是自己多心了,于是调整了一下坐姿,继续低头阅读。

    连乔一动都不敢动,怂怂地僵坐了好一会儿,确定徐忍冬没在怀疑他,这才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到直播上来。由于他很久都没有C作游戏,此时直播间里已经炸了,观众在疯狂刷屏:完了完了主播被家长拎走了。完了完了主播电脑被没收了。

    连乔呆呆地看着快要溢出屏幕的弹幕,心里也飘过一行大字。

    完了完了,主播真的变成痴汉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