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 烧!

作品:《死亡回旋[无限]

    翌日, 连乔租下了徐忍冬对面的房子。

    徐忍冬对面那户本来就空关着, 房东急着寻找下一个租户,正好连乔也急着要搬进来。于是两人一拍即合, 迅速签订了租房合同。等到徐忍冬晚上下班回家,连乔已经打扫完卫生,开始往里搬东西了。

    连乔会这么急, 当然也是因为鬼怪世界的关系。据他调查, 这个电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 强制将人送入鬼怪世界。通关一定次数以后, 就可以彻底摆脱电梯,今后的人生也将一帆风顺。但到底是几次, 众说纷纭,因为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人声称自己已经全部通关。

    到底是副本太难,至今没有人成功通关呢, 还是通关的人因为某种原因隐姓埋名, 淹没在茫茫人海里?

    不得而知。

    往后的鬼怪世界只会越来越难,能活下去的都是凤毛麟角。因此, 两人决定一起进入鬼怪世界, 彼此有个照应。

    表面上说的是合作,其实两人心里想的都是——抱大腿。连乔以为徐忍冬是大佬, 徐忍冬心知连乔自己才是大佬。说实话徐忍冬不是个爱装*的人, 但碍于重生限制, 他无法把真相说出口, 因此只能憋着。

    被迫装*,其实也挺难受。

    平静的日子过了几天,徐忍冬又恢复到了正常的工作状态。每天朝五晚九,忙得不可开交。身体虽然累,精神反而逐渐放松。毕竟公司里可没有鬼怪,也没有一言不合就把他弄死的队友。这和鬼怪世界形成了鲜明对比,让他深深感觉到了法制社会的优越性。

    这天晚上,徐忍冬回到家已经是9点半了。吃过饭后闲来无事,他突然想起。这个点连乔应该在直播。于是他找到连乔直播的平台,注册了个账号,点开连乔的直播间。

    连乔还在玩那个有点血腥的游戏。他看起来已经适应了这个画风,不会再被怪物吓得哇哇叫,反而一直嘻嘻哈哈地在跟观众聊天。

    徐忍冬看了一会儿,渐渐弄明白了。这游戏在探索地图的过程中,可以捡到各种各样的道具,由此不断变强,逐渐从被怪物追着虐,升级成追着怪物虐。徐忍冬看他玩了几盘,发现每次通关或者死亡之后,游戏都会生成全新的地图。怪物、地形以及路上遇到的道具,也全都和之前不一样。

    这游戏道具品种繁多,徐忍冬看他玩了半个小时,几乎没遇到过重复的道具。因此,每次重新开局都是全新的游戏体验,也难怪他会沉迷于此。

    徐忍冬觉得这游戏确实挺有意思,可惜他没精力也没时间玩。何况看连乔打游戏,远比他自己玩要有趣。毕竟连乔技术好,道具再差、怪物再强,他总能逆风翻盘。而如果运气不错,遇到好道具,他就直接一步升天,变成了比boss还强的存在。一路虐怪,看着特别爽。

    眼看着快到十点,连乔也快下播了,徐忍冬就去洗了个澡。从浴室出来时,他发现连乔已经退出游戏,但又打开了摄像头,笑眯眯地跟观众聊天。弹幕里都在刷“奶乔终于露脸了,朕深感欣慰”、“承包这一秒的奶乔!”、“主播可爱,想x”,甚至还有“咦,屏幕怎么脏了,我舔舔”这种看起来很糟糕的话。

    这都是些什么人在看直播?

    徐忍冬莫名有些不愉快。

    他拔了耳机,正想关电脑,却听直播间里,连乔用一种轻柔和缓的语气说道:“……他特别尊重别人,和任何人交谈的时候都认认真真地看着对方,让人感觉他是在用心听你说话。”

    咦,不聊游戏了?

    徐忍冬有些诧异,视线不由得回到屏幕上来。

    只见直播间里的连乔露出回忆神色,嘴角噙着浅浅笑意,使他的神态看起来格外温柔:“……他的眼睛也特别好看,黑白分明,有神,也有光。怎么说呢……对了,以前看到过一句话,叫做‘白水银里头养着两丸黑水银’,大概就是那种感觉。”

    弹幕里都在刷“水银是什么鬼”,一堆哈哈哈哈中忽然飘过一行与众不同的弹幕:

    “那双眼睛,如秋水,如寒星,如宝珠。如白水银里头,养着两丸黑水银。——《老残游记》”

    徐忍冬一愣。原来连乔那句话还有出处?他震惊于连乔居然还读过老残游记,心里着实对这个网瘾少年有了不小的改观。

    此时连乔也看到了这段话,高兴地说:“对对对,就是这个。”他望着那条弹幕,认认真真地又念了一遍,“如秋水,如寒星,如宝珠……如白水银里,养着两丸黑水银。”

    他念这段话的语气有些朗诵的味道,每一处停顿都恰到好处,每一个音节都回味悠长。一字一句,感情自然流露,却并不夸张。那温柔的声线,仿佛在轻轻按摩着耳朵,让人觉得舒服得要命。

    连乔朗读的时候,弹幕数量明显变少了。直到他念完,徐忍冬竟然一时没有回过味来,还沉浸在那种微微陶醉的感觉里。只听连乔轻柔和缓地说:

    “我以前看到这段的时候,还很不理解,作者怎么会想到拿水银来比喻眼睛呢?挺奇怪的,甚至还有点恐怖。毕竟水银有毒嘛……现在见了他我才明白,人的眼睛好看起来,真的像水银一样,流光溢彩……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见过流动的水银,银闪闪的,Y态的金属,一边流动一边发光……真好看啊。”

    弹幕全都被他的描述惊呆了,开始疯狂刷屏,求连乔把这位神仙的照片放出来。

    连乔骄傲而得意地秒拒:“我不!”

    弹幕里顿时一片哀嚎。

    徐忍冬看着连乔和观众们互动,不由觉得好笑。

    此时弹幕里有人问:“主播在说谁?”“是明星吗?”“求图求真相!”

    几秒钟之后,大量弹幕飘过。

    “前面新来的吧,奶乔的女神都不知道?”

    “是奶乔暗恋的女生哦!”

    “卧槽,阿乔有暗恋对象了?我怎么不知道!三分钟,我要这个幸运女孩的全部资料!”

    “好想知道女神到底什么样啊啊啊啊啊!”

    “求同框!求一起直播!快让我们见见你女神!”

    暗恋?女神?

    徐忍冬忍不住好奇起来。他的视线在密密麻麻的弹幕中搜寻着,过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了答案。

    “是花花哦。奶乔的女神,花花~”

    花花?怎么像条狗的名字……

    不不不,这是连乔的女神。严肃一点!

    连乔忽然“啊”了一声,又恢复成那种软得像棉花糖一样的声线:“你们刷得我都饿了!哼,今晚不跑步了!我要去吃烧烤!”

    徐忍冬这才发现此时弹幕里密密麻麻的,已经被一大堆“烧”字占满。屏幕里还夹杂着一些奇奇怪怪的话,诸如“我的虎皮裙呢”、“真爱不烧”、“我要孜然谢谢”。

    这些句子很快又被层层叠叠的“烧!!!”所覆盖,满屏红红火火,徐忍冬看得眼睛都快瞎了。又听连乔吃吃低笑道:“好啊好啊,把主播撒上孜然,架起来烤。反正你们也吃不到。”

    徐忍冬脑中顿时浮现出一群穿着虎皮裙的野人围着火堆跳舞的画面,然而火堆上架的不是烤R,而是连乔,还有一个头顶“花花”二字的……

    火柴人。

    徐忍冬实在想象不出连乔喜欢的女孩子会是什么样,只能脑补出一个简笔画的火柴人。

    等这一波“烧”字过去,大家又开始刷“约花花出来吃啊!”。连乔弯着眼睛笑起来:“都这么晚了,他已经睡了吧?”

    弹幕瞬间转了风向。徐忍冬只觉眼前一花,屏幕上飘过去几百个“不要怂快去约!”,当中还夹杂着好几串“汪汪汪”、“狗粮真好吃”。

    徐忍冬看得眼花,便合上笔记本电脑。过了一会儿,手机震动起来。他低头一看,是连乔发来的消息。

    “忍冬哥,你睡了吗?要不要一起去吃烧烤?”

    徐忍冬莫名其妙:不是去约花花的吗?发错人了?

    他冷静地想了想,很快得出答案:哦,可能是花花睡了。毕竟女生要睡美容觉。

    徐忍冬摸摸肚子。他本来也没有吃夜宵的习惯,但刚才电脑里满屏幕上的“烧”字对他产生了心理暗示,让他也觉得有点饿了。

    那就去吃吧。毕竟都当了邻居了,吃个夜宵增进增进感情也不错。

    当他走出家门时,连乔竟然也恰好开门出来。一看到他,连乔就弯着眼睛笑起来,爽朗地叫了声:“忍冬哥。”

    他好像一朵棉花糖,甜丝丝地融进人心里,让人也忍不住地想要微笑起来。徐忍冬朝他点点头,说:“晚上好。”

    连乔笑眯眯地迎上来:“我们……”

    然而下一秒,他眼中的笑意瞬间消失。因为——

    楼梯不见了。

    本该是楼梯的地方,变成了两个并排而立的电梯。

    银灰色的金属机身,反S出冰冷光芒。寒意从背后一点一点地升起,残忍地、毫不留情地,打破了美好的日常。,,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