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食管 1

作品:《死亡回旋[无限]

    因为楼道空间有限, 两个电梯严丝密缝地贴在一起, 看起来十分诡异。两个人很有默契地没有再提烧烤的事,而是把全部心思放到电梯上来。

    这两个电梯一模一样, 从外观上看不出来有什么差别。徐忍冬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扭头朝连乔走去,并朝他伸出手。一直到他碰到连乔的肩膀, 手指都没有受到任何阻碍。这意味着, 当初在马路上限制他行动的空气墙, 此时并没有出现。

    连乔突然被他触碰, 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于是他也开始摸索自己的背后。没想到手刚伸出去, 就听砰的一声,好像撞到了什么。

    连乔立刻说:“我这里有墙。”

    徐忍冬回到自己的房门口,说:“这里也有。”

    看来这两个电梯正好卡在两个公寓之间,形成了密闭空间, 把他们两个关在里面。幸运的是, 两个空间是融合在一起的,而非各自独立, 否则他们在彼此眼中应该就是时间静止的存在了。

    两人望着面前这两座一模一样的电梯, 不禁陷入沉思。

    连乔问:“这两个电梯会通往同一个地方吗?”

    徐忍冬道:“不知道,我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连乔有些惊讶:“你以前没和别人组队过吗?”

    徐忍冬:“嗯。”

    连乔突然弯着眼睛笑了起来。他没说什么, 只是走到两个电梯前面, 分别按下了按钮。

    两扇门都打开了。和之前一样, 里面空空如也, 只有金属机身反S着冷冷的光芒。两个人站在电梯外面看了一会儿,实在看不出来什么。

    连乔道:“只能做实验了。”

    徐忍冬点点头:“我们一起进去。”说着就靠近连乔身边,“别离我太远,我怕电梯门突然关上。”

    连乔被他的突然靠近吓了一跳,“嘶”地倒吸一口冷气。

    徐忍冬:“怎么了?”

    连乔:“没……没什么。”他微微侧过脸,看了看两人碰在一起的手臂。隔着衬衣感觉到了对方的体温,撩得连乔心脏狂跳。

    ……他不是有意的吧?

    连乔又悄悄瞟了徐忍冬一眼,果然,后者神色警惕,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电梯上。

    连乔深吸一口气,压下狂乱的心跳。电梯门随后关上,开始发出低低的运行声。

    前一秒还在温馨舒适的家里,思考夜宵吃什么,后一秒就被迫再次进入这通往未知恐怖的电梯,徐忍冬的心情难免有些沉重。一时间,电梯里只剩下沉默。

    没过多久,两人面前浮现出两个字:食管。

    这两个凭空出现的大字,就如同当初的“俄罗斯套娃”,能看见却摸不到,像是光与影的把戏。只是这词语看起来非常糟糕,实在是无法让人联想到什么好的东西。

    徐忍冬沉默片刻,问连乔:“你觉得呢?”

    连乔摸摸肚子:“我更饿了……”

    徐忍冬:“……”

    连乔盯着“食管”两个字,咽了咽口水:“我想吃黄喉了。我还想吃羊R串儿羊腰子、烤J心烤J翅、烤茄子金针菇……”他盯着那个提示词,居然真情实感地馋了起来。

    徐忍冬无奈:“行行行,出去就吃。”

    他真是服了连乔了,都到这种时候了,居然还满脑子都是烧烤。不过也多亏有连乔在,徐忍冬那沉重的心情,逐渐又明朗起来。

    他其实还没有做好再去鬼怪世界里反复惨死的心理准备,如果今天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恐怕他会陷入负面情绪的深渊,无法自拔。

    但是有连乔在就不一样了。徐忍冬甚至微微扬起的嘴角,内心也期待起了离开这里之后的烧烤。

    然而没过多久,他就开始感觉有些不对,浑身上下都酸酸胀胀的,使不上力气。

    “连乔?”他刚唤了一声,只见连乔脸色一变。

    “忍冬哥,你在变小!”

    徐忍冬低头一看,果然,自己的身体在以R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缩小。袖子裤子都变得很长很长,软软地垂下来。与此同时,身边的连乔也发生了同样的变化。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身体缩小,电梯天花板离自己越来越远。很快地,小小的身体撑不住成年人的衣服,他们只好用手拉着衣物,以防L露身体。

    当身体终于停止变化,他们发现彼此都变成了孩童的模样。

    此时的连乔看起来大概只有五岁,粉雕玉琢的一个小男孩,表情傻乎乎的,好像下一秒就会吹出个鼻涕泡。

    徐忍冬皱起眉头:“你还好吗?”话一出口,他才发现自己的嗓音也变得娇嗲软糯。他不由得一愣。连乔则是再也忍不住,哈哈哈哈地笑起来。

    “忍冬哥,你变得好可爱!”他兴奋地拉着徐忍冬来到电梯门前,“你看你看,我还比你高哎!”

    徐忍冬透过金属的反光面,勉强看清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此时的连乔确实比他高了半个头。但电梯的倒影很模糊,他实在看不清楚自己变成了什么模样,只好根据身高来判断,自己大概是三四岁的模样。

    怎么会这样?徐忍冬都很问,但他知道连乔也没有答案。他只好叹了口气。

    连乔看着比他矮了半个头的大佬,突然胆大包天,伸手捏了捏大佬软嘟嘟的脸蛋。

    徐忍冬:“……你干嘛?”

    连乔由衷赞叹道:“手感真好……”

    徐忍冬:“……”被连乔这么说,他也有点好奇,于是抬起手掐了掐自己的脸蛋,确实又软又嫩,像布丁似的,满满的胶原蛋白。

    连乔看着正太形态的徐忍冬一脸严肃地捏着自己的脸,忍不住笑弯了眼睛,软软呢喃道:“你好可爱。”

    徐忍冬突然觉得自己这行为挺幼稚的。他别过头去,正色道:“快到了,做好准备。”

    连乔应声,含笑的眼睛却仍然忍不住,偷偷瞟着他。

    只听叮的一声,电梯门随即打开。展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幅带着哥特风格的Y暗场景。

    一扇带着铁锈的巨大铁门伫立在面前,铁门后面是类似于修道院的建筑。那修道院虽然破败,却异常宏伟,外面的围墙高得一眼望不到头。枯萎的爬藤植物布满了墙体,看上去死气沉沉,格外Y森。

    徐忍冬正在想,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墙?连乔忽然踮起脚,叹了口气:“完了,小矮人视角,真难受。”

    徐忍冬一愣:“小矮人视角?”

    连乔这才意识到自己一不神又说了句黑话,赶紧解释道:“就是说,因为我们都变成小朋友了,个子太矮,所以看周围的东西就会觉得很高很大。这样能见范围也会受限制。咱们后面探索的时候最好能尽快找到小板凳什么的,那种能随身携带、方便垫脚的东西。不然放在高处的物品咱们就全都看不到了。”

    徐忍冬点点头。他还没习惯这个幼童的身体,虽然能理解视觉差异,但若非连乔提醒,他恐怕也会忽视高处的线索。

    此时他再次感受到和连乔一起进入鬼怪世界的好处,不由心里一安。

    两人走出电梯,发现铁门周围已经聚集了十几个小孩,他们大概就是这次的伙伴了。

    徐忍冬扫了一圈,发现这些人里最大的也只不过六七岁,而最小的甚至直接变成了婴儿,正被一个女孩子抱在手里。徐忍冬看到那婴儿,忍不住眉头一皱。全员缩水也就罢了,居然还有人直接缩成了婴儿?这也太过分了吧。

    队友们也是神色各异。徐忍冬从表情上判断,这帮人里大概有一半是新人,还不太弄得清楚情况,焦虑的质疑的哭闹的,什么都有,乱糟糟的,吵得很。另一半则是默不作声,冷眼看着新人吵闹,应该是已经有经验的老玩家。

    这次的世界和上一次相比,老玩家的数量明显增多了。这是不是意味着这次的通关条件将会更为苛刻?

    此时从修道院里出来一个干瘦枯槁的老女人。她穿着黑白的修女服,浑身上下紧紧包裹,只剩下一张蜡黄的脸露在外面。见到门口这群孩子,老修女Y阳怪气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死鱼般的双眼在孩子们身上游来游去:“这么晚才回来,你们索性死在外面好了。我真该把门锁起来,让怪物把你们一个个都撕烂吃掉!”

    这女人干瘪得就像墙上那枯萎的藤蔓,声音也像刀子划过金属一般锐利刺耳。大家听了她的责骂都不说话,却有个胖嘟嘟的小男孩上前一步,主动认错道:“对不起,姑姑。我以后不会犯了。”

    众人见状,脸上都闪过一丝错愕。老玩家们最先反应过来,簇拥上前七嘴八舌道:“对啊姑姑,我们知错了!饶了我们吧!”

    然而老修女并不理会孩子们的讨好,只是用那双死鱼眼扫过众人,从鼻子里哼声道:“今天晚上谁都不准吃饭,给我好好反省!”说完就扭头朝修道院走去。

    众孩童面面相觑。方才带头认错的小胖子无奈地叹了口气,朝大家笑笑,鼓励道:“别灰心,才刚开始呢。咱们进去吧。”

    这小胖子如此淡定从容,显然是个老玩家。他这一句安慰的话,立刻让惶恐不已的新人们找到了归宿,情不自禁地都跟在他身侧。

    众孩童默默踏入庭院。就在那个怀抱婴儿的姑娘即将踏入大门时,小胖子伸手一拦,一脸严肃地说:“我劝你在这儿把他放下。”

    那姑娘此时的身形也只不过四五岁,短胖的小手臂环抱着婴儿,看起来十分费劲。姑娘闻言反问道:“为什么?”

    小胖子说:“他都变成这样了,肯定帮不上什么忙。而且还不知道智力有没有退化,万一他在关键时刻哭闹,说不定会惹出□□烦。”

    这小胖子很是冷静,分析得也挺有道理。他说完这话就朝另外几个老玩家瞟了几眼,显然是想得到声援。其中一个瘦小的女孩子凉凉地接道:“没错。拜托你这种时候就别圣母了。你一时好心救下他,说不定整队人都被他坑死了。我上个世界就是这样,总有那么几个傻*,以为自己是救世主,结果呢……哼。”

    徐忍冬感觉自己躺着中了一枪。

    妹子瞬间怒了:“去你妈的,我就要带!怕死你就离我远点,别他妈来指手画脚!”

    众人都被这掷地有声的一顿国骂惊呆了,只有徐忍冬满眼惊艳,心想原来还能这么回答啊。

    此时连乔忽然C嘴:“其实我也觉得开场就抛弃队友不太合适。一旦开了这个头,队伍的氛围就不对了。你们难道就没想过,当你们自己成为拖油瓶的时候,其他队友也会毫不犹豫地抛弃你们。这样真的好吗?”

    瘦小女孩冷冷道:“那也是命。”

    连乔叹了口气,眼睛望向徐忍冬。徐忍冬明白了他的意思,朝他点点头。连乔心领神会,转身朝众人宣布:“观念不和容易吵架,咱们就暂且分开行动吧。”

    两个人同时默契地走到姑娘和婴儿身边。

    其他人对此也是求之不得,纷纷应允。于是众人不动声色地和他们保持了距离,先后进入修道院。,,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