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食管 5

作品:《死亡回旋[无限]

    仿佛从高空坠落, 身体猛地一震。

    徐忍冬失神地望着虚空。耳边有个声音在响, 他一时无法分辨那是什么。脑袋里空荡荡的,像被电钻凿出一个大D, 什么都想不起来。

    他只记得连乔软软地靠在他身上,身体仍然温暖,却已经没有一丝生气。

    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记得, 他甚至连自己是怎么死掉的都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 大脑终于从死亡的刺激中苏醒过来。他也终于听清那个絮絮叨叨的声音在讲什么。

    “羊R串儿、羊腰子、烤J心、烤J翅、烤茄子、金针菇……”

    这声音——

    徐忍冬猛地回头, 看到连乔正对着“食管”二字咽口水。此时的连乔还没有变小, 还是二十来岁的模样,神态里却仍然有着孩童般的天真与柔和。

    他还活着……

    他还活着!

    真好。

    徐忍冬忽然感到眼睛发涩, 却忍不住地扬起了嘴角。

    第一次,徐忍冬为自己能够重生感到幸运。幸好一切还可以重来,他还有机会挽回。他可以救下连乔,可以救下叶清流……可以和他们一起平安地回到现实世界——

    只要死亡回旋还在继续……只要他利用好自己的死亡就行。

    “……忍冬哥?”连乔惊讶地看着他, “你怎么了?眼睛好红。”

    徐忍冬笑笑:“我也饿了。”

    连乔莫名其妙:“……啊?”

    还没等连乔想明白肚子饿和眼睛红有什么关系, 两个人的身体就开始以R眼可见的速度缩小。这一回徐忍冬已经有了经验,淡定地卷起过长袖子裤腿。他的平静和大惊小怪的连乔形成了鲜明对比, 一直到变化停止, 连乔都还处于震惊和兴奋之中。

    “忍冬哥你看!”连乔拉着他来到电梯门前,“我比你高哎!”

    徐忍冬透过金属的反光面, 看到一大一小两个孩子手拉着手。连乔的手心温暖柔软, 彼此靠近的肩膀传来对方身体的热度。这感觉太过温馨, 让他一时竟有些恍神。

    连乔忽然在他脸上轻轻捏了一把。徐忍冬受惊, 猛地拽开了连乔的手。连乔被他吓了一跳,慌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大佬我错了!你现在的样子太可爱了,我一时没忍住……对不起我错了!以后不敢了!”

    徐忍冬很快意识到是自己反应过激。他其实并没有那么反感连乔捏他的脸,只是还没完全从死亡的Y影中恢复过来,现在如同惊弓之鸟,一点刺激都能让他跳起来。

    让连乔误会了,徐忍冬有点不好意思。但五岁的连乔看起来傻乎乎的,像只软糯的团子,一看就很好捏。徐忍冬突然产生了恶作剧的念头,于是他板着脸,装出不高兴的样子,朝连乔招招手:“过来。”

    连乔顿时怂了,露出一副害怕被家长惩罚却又不敢不听话的委屈表情,但还是乖乖地凑过来。

    徐忍冬抬起手,连乔以为他要打他,吓得一缩肩膀闭上了眼。徐忍冬却只是用手指头戳戳他的脸颊,然后也捏了捏他的脸。

    手感远比想象中的要好。柔软嫩滑,像J蛋布丁似的。徐忍冬没忍住多捏了几下。

    连乔呆呆地睁开眼,发现大佬尽管一脸严肃,但嘴角若有若无地微微翘起,那乐在其中却又极力克制的模样简直可爱极了。连乔顿觉小鹿乱撞,像只狗狗似的把脸蛋又往前蹭了点,愉快而讨好地说:“忍冬哥,这边也给你捏!”

    徐忍冬坦率地接受了他的好意,抱住他两边脸颊,揉面团似的一顿揉搓。连乔全程乖巧,恨不得露出肚皮来躺平任摸。不得不说,这手感真是让人流连忘返。直到电梯门“叮”地一声打开,徐忍冬才收回手来,有点尴尬地咳嗽一声。

    “走了。”

    连乔P颠P颠地跟出来:“忍冬哥,你不生气了吧?”

    徐忍冬:“嗯。”

    连乔又欢快地摇起了尾巴。

    两个人并肩来到修道院门前,徐忍冬又看到了熟悉的叶清流众人。这一回,众人对于是否带着婴儿行动,再次产生了分歧。叶清流固执己见,小胖子拉帮结派,谁都不肯让步,很快就引发了争吵。

    徐忍冬看着叶清流手中的婴儿,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白色蛇怪吃下婴儿之后,为什么会突然发狂悲鸣?

    虽然不清楚原因,但可以肯定的是,一旦蛇怪发出悲鸣,在场的人谁都逃不掉。当时连乔直接被声波震到吐血,而自己尽管被连乔护在怀中,还是出现了剧烈头痛和恶心,甚至眼球都掉了出来。

    他猜测这是大脑遭受强刺激之后,颅内压迅速升高,导致血管破裂,大量涌出的血Y直接把眼球挤出了眼眶。

    当时他们距离蛇怪太近,首当其冲,因此受了极重的内伤。但一墙之隔的其他人大概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大家都是小短腿,跑不了多远。那声音的穿透力太强,恐怕方圆几百米之内,不死也得残废。

    ——也就是说,婴儿被吃,会直接导致全员团灭。

    毫无疑问,他们必须确保婴儿的安全。徐忍冬记得当时白色蛇怪追杀他们时,一听到婴儿的啼哭,蛇怪立马就抛下了嘴里的连乔。看来,比起他们这些四五岁的孩子,白色蛇怪更倾向于去吃婴儿。这意味着,携带婴儿的人会更容易遭到蛇怪的追杀,但只要婴儿不哭,那他们就还有一线生机。

    徐忍冬想通这些之后,出言制止了争吵的众人。

    “都别吵了。”他说,“婴儿我来带。我不跟你们一起行动,出什么事我自己负责。”

    此言一出,包括连乔在内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叶清流紧紧抱住婴儿:“你什么意思?”

    小胖子也狐疑道:“你想干什么?”

    徐忍冬道:“我心里有数。”他顿了顿,冷冷地环视众人,“我是老玩家,这是我第八次进来。”

    所有经历过鬼怪世界的人都清楚“第八次”意味着什么,老玩家们全都不说话了。叶清流是新人,还不明白这话的分量,但她看得出来,徐忍冬在气势上已经压倒了所有人。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不太确定地问道:“你真的会保护好他?你不会趁我不注意把他扔掉吧?”

    “不会。”徐忍冬嘴角一扯,勾出一个有些自嘲的笑容,这表情在他童稚的脸上显得格格不入,“我自己就是弃婴。相信我,我不会和我父母做一样的事。”

    叶清流这才松了口气。连乔却朝徐忍冬深深地望了一眼,眼里浮现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最终徐忍冬的提议得到了一致认可,叶清流把婴儿交给了他。很快地,那个老修女出现了,上来又是一顿Y阳怪气的指责。众人跟着老修女走进修道院,脸上神情各异,心里都作着自己的打算。

    当所有人都踏入修道院的大门,徐忍冬听到背后传来几乎微不可闻的咔哒一声。他回头一看,发现院子里的大铁门已经锁上了。

    原来不是修女锁的。

    看来这次的活动范围仅限于修道院内部,这应该就意味着,电梯和按钮都在修道院里了。

    和上次一样,老修女把孩子们领进大卧室之后就离开了。徐忍冬依照约定脱离队伍,抱起婴儿就往外走,连乔毫不犹豫地跟了上来。

    徐忍冬道:“你留在这里,不要跟着我。”

    连乔不解:“为什么?”

    徐忍冬冷冷道:“你没听懂我的话吗?这次我要单独行动。”

    连乔一愣:“可是我们不是已经组队了吗?……我以为你说的‘我’,默认就是‘我们’。”

    他眼里的困惑,渐渐变成了委屈和受伤。徐忍冬看着那被雨淋湿的小狗般的眼神,一时有些不忍。他叹了口气,态度软下来:“你说得没错,我们已经组队了。那你能保证听话吗?”

    连乔赶紧用力点头,拍着胸脯宣誓:“绝对听话!你说什么我都听!只要你让我……”

    徐忍冬笑笑,打断他:“那就乖乖留下来,不要跟着我。就今晚,嗯?”

    连乔没想到徐忍冬在这儿给他挖了个坑,一下子愣住了。

    徐忍冬问:“听不听话?”

    连乔无奈地看着他,不情不愿地点了头。

    徐忍冬道:“回去吧,早点睡。外面黑,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

    连乔这才注意到走廊上黑漆漆的,一点灯光都没有。森森鬼意如同冰冷雾气,侵袭到皮肤上,顿时激起一层J皮疙瘩。连乔一秒变怂,抱着胳膊说:“好吧,那我进去了。忍冬哥,你千万要小心。”

    徐忍冬:“你也是。”

    好不容易搞定连乔,徐忍冬抱着婴儿来到一楼厨房,开始给婴儿冲奶粉。

    等热水放凉的时候,徐忍冬又回想起连乔依依不舍的模样。连乔很依赖他,明明自己才是比较厉害的那个,却总是喜欢跟在他P|股后面。傻乎乎地崇拜他,傻乎乎地听他的话。

    像一只傻乎乎的小鸟,认错了父母还不知道。

    徐忍冬想着想着,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眼里眉梢都染上了温柔笑意。

    当他回过神来时,水温已经差不多了。这一次,婴儿在饿哭之前就被徐忍冬喂饱,陷入了安稳的睡眠。

    尽管奶瓶已经空了,但整个厨房里还是弥漫着浓郁的奶香味。徐忍冬从来不知道奶粉竟然可以这么香,他的肚子也跟着咕噜噜叫起来。但他现在可没心情喝奶粉。

    虽然婴儿是喂饱了,但奶香味会引来蛇怪。三岁的幼小身体无法战斗,何况还带着小婴儿,遇上蛇怪只有死路一条。

    该怎么办呢?

    ……如果是连乔,他会怎么做?

    正要洗奶瓶时,徐忍冬突然有了个想法。于是来到客厅里,抱着婴儿钻进某个橱柜,并把奶瓶放在了橱柜外面。

    关上柜门,橱柜里就是一片漆黑。徐忍冬抱着怀中呼呼大睡的婴儿,静静等待。

    不久之后,他听到外面传来轻轻的沙沙声。那声音像是蛇在沙漠里爬行,又沉又闷,在寂静的修道院中显得格外清晰。

    白色蛇怪正朝着橱柜爬来。,,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