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 食管 7

作品:《死亡回旋[无限]

    两人回到厨房里, 四处翻找一番, 却没有找到任何食物。柜子里有碗碟刀叉等等餐具,但上面都已经蒙了灰尘, 甚至还结起了蜘蛛网。

    就连奶粉也仅仅只有一袋,大概够婴儿吃五六天的。

    “难道这里的npc不用吃饭的?”连乔饿得整个人都烦躁了,像只没头苍蝇似的在厨房里转来转去, “这哪行啊, 这我们不全得饿死了……游戏体验太差了, 我要投诉!”

    徐忍冬被他晃的眼晕, 把水壶推到他面前:“喝点水填填肚子吧。或许一会儿修女会拿东西给我们吃。”

    “我看没戏。”连乔唉声叹气地坐下,老老实实地捧起水杯喝水, “那巫婆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修女。她不是说这里有吃人的怪物么?你说会不会她把咱们当成祭品,献祭给什么邪神,毕竟副本提示是‘食管’……”他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生生打了个哆嗦。

    连乔猜得没错, 这副本里的怪物确实会吃人。徐忍冬点点头, 正要开口,忽然瞥见老修女正站在门外, 一双浑浊不清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他们。徐忍冬心里一惊, 低声道:“连乔。”

    “嗯?怎么了?”连乔看他脸色不大好,便回头望去, 也是吓了一跳。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老修女走进厨房, 干瘦佝偻的身子像一截死去的枯木, 走近了仿佛还能闻到她身上的发霉味。她用一种令人不快的眼神打量着两人, Y恻恻地笑起来,“想偷东西吃?”

    “喝水而已。”徐忍冬回答得不卑不亢。他抱起婴儿,冷冷望着老修女,“今天我们该做什么?”

    “和往常一样,上午听课,下午做手工。”老修女说话就好像用指甲在黑板上刮擦,极其地难听刺耳,“好了,别在这儿磨蹭了。去把其他小杂种叫起来,我要给你们上课了。”

    “这就上课了?”连乔惊讶道,“早饭呢?”

    “你们这群没教养的臭虫,居然还想吃早饭?”老修女瞪着他,突然从身后抽出一根教鞭,“看来我得好好教教你们,什么是规矩了!”

    那教鞭本来只是普通大小,但在三五岁的孩子眼里就显得格外粗长,一教鞭抽下来怕是要皮开R绽。连乔满脸都是不服气,眼看着就要顶嘴,徐忍冬赶紧拉住他,低声道:“别跟她废话,我们走。”

    连乔这才抱起婴儿,不情不愿地跟着他走了。

    上楼梯的时候连乔还在嘟囔:“什么辣Jnpc,开口就是人身攻击……还不给饭吃,简直是人渣!”

    徐忍冬无奈:“你有时间对npc生气,还不如想想电梯和按钮会在哪里。”

    “大佬你说得对。”连乔虔诚接受建议,随即又思考起来,“不过没饭吃问题真的很严重,以咱们这个身体形态估计撑不了三天……难道这次的时限就是三天?”

    徐忍冬点点头:“有可能。”

    连乔长吁短叹:“完了,要饿三天肚子啊……”

    徐忍冬脸色瞬间变了。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没有东西吃,那不就意味着……他可能要饿几十天肚子?!

    那还不如天天面包牛奶呢!

    一想到这里,徐忍冬顿时觉得更饿了,胃部也隐隐抽痛起来。

    按照老修女的要求,孩子们在客厅里集合。老修女不知从哪里拉出来一块小黑板,正儿八经地开始给大家上课。孩子们坐在硬邦邦的地板上,看着老修女拿粉笔在小黑板上写板书,发现她教授的内容仅限于十以内的加减乘除,顿时n脸懵*。

    “卧槽,数学?!”小胖子首先惊呼起来。

    连乔沉痛地纠正他:“严格来说,这应该叫算数。”

    队伍里的新人小声问道:“我们真要在这儿听课?这不是浪费时间吗,为什么不赶紧去探索修道院?”

    小胖子叹了口气:“一般来说,最好不要随便反抗npc。毕竟在鬼怪世界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你看她这会儿还是个人,把她惹毛了会变成什么可就不一定了。”

    徐忍冬眼前顿时浮现出兔子暴走成涂鸦黑兔的画面,不禁深有同感。

    虽然不敢忤逆npc,但幼儿园水平的算数课,大家实在听不进去。更何况进入这个世界之后,所有人都滴米未进,不光饿着肚子,耳朵还要遭受老修女那公鸭嗓的荼毒,实在是一种煎熬。

    徐忍冬和连乔起初还努力打起精神,想看看修女的授课里会不会夹杂一些有用信息。但修女干巴巴地讲了一个多小时,竟然真的只在教算数。两人的注意力也开始逐渐涣散,昏昏欲睡。

    唯一认真听课的居然是叶清流。当修女宣布下课,允许他们自由活动以后,叶清流心满意足地感慨道:“这也算是胎教了,不亏不亏。”

    众人听了这话,都觉得莫名其妙。徐忍冬猛然想起叶清流说过,她进电梯的时候正好在做剖腹产,顿时脸色有些难看:“……你孩子还在肚子里?”

    叶清流:“对啊,我刚剖了一半,周围所有人就停住不动了,手术室里还莫名其妙多了个电梯。那我能怎么办,我只能敞着肚子进电梯啊。”

    徐忍冬:“……那你孩子呢?”

    叶清流:“不知道,我这不是缩水成幼女了么,肚子当然也变没了。”她指了指徐忍冬怀里的婴儿,“所以我一开始以为这是我的娃嘛,结果你们又说这是队友。好吧,反正这个娃长得丑,你们说是队友就是队友吧。”

    众人:“……”

    连乔瞅瞅婴儿那皱巴巴的小脸,又抬头看看粉嫩嫩软嘟嘟的幼体徐忍冬,心想这可不是婴儿丑,是我们忍冬大佬太可爱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一番尴尬之后,众人纷纷表示还是不要聊天了,抓紧时间探索修道院吧。

    这间修道院仅有上下两层,但每一层都有很多房间。光是一楼就有客厅、厨房、祷告室、禁闭室等等场景,因此大家决定分头探索。徐忍冬和连乔自然是一队,叶清流想跟着婴儿走,也加入队伍。

    令人惊讶的是,叶清流那番惊天地泣鬼神的言论居然还建立起了一点队内声望。有两个新人妹子过来要求和他们一起行动,理由是清流姐既坦率又直接,不像那几个老玩家,什么事都藏着掖着,看人的眼神都Y恻恻的。相比之下,她们宁愿和同是新人的叶清流呆在一起。何况叶清流这队还有忍冬大佬,安全性还是有保障的。

    宣布自己是老玩家这一招真是屡试不爽,如今的五人小队依旧把徐忍冬当做老大。徐忍冬带着大家仔仔细细探索了一圈,线索没找到,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倒是塞满了连乔的小书包。徐忍冬见识过连乔用跳绳和沙包设置陷阱的C作,厉害得很,他再也不敢看轻这些貌似无用的小玩意儿了。

    二楼有几间儿童卧室,就是他们住的地方。还有一间修女卧室,此时修女正在里面睡觉,进不去。修女卧室的边上是书房,看起来很久都没人进来了,一推门满屋子都是飞舞的灰尘。

    高大的书架上摆满了书。这些书架对于孩子们来说实在是太大了,他们只能够着倒数第三层的位置。幸好连乔在房间角落找到了小板凳,大家把书桌推到书架边上,踩着小板凳爬上桌子,确认书架顶上除了灰尘以外什么都没有,这才开始翻阅书架上的书籍。

    “卧槽,这什么鸟语?”叶清流翻了几页,惊呼出声。

    众人翻看着自己拿到的书,也都露出了讶异的神色。

    “这好像是希腊语?”徐忍冬和连乔对视一眼。后者立即摊手,表示自己也看不懂。

    “那可咋整?”叶清流问。

    徐忍冬道:“这个书架上说不定会有机关,每本书都抽出来看一下,碰碰运气吧。”

    连乔点头:“这是一方面。另外我在想,游戏的基本规则是不可以设置绝对死局。如果这个书架里包含重要信息,它不可能用外语来限制我们。所以我猜这里面可能有某本特殊的书,咱们耐心找找看吧。”

    三个姑娘对他们的话言听计从,当即开始认认真真地翻查起来。这种地毯式的翻找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尽管他们五个人一起动手,花了一个多小时也只翻完了一层书架的书。

    翻着翻着,徐忍冬渐渐产生了N意。很显然,这是早上那几杯水的功劳。

    徐忍冬爬上爬下,实在有些憋不住,只好对连乔小声道:“我去方便一下。”

    连乔表示他也憋了很久了,一起去一起去,于是两人一起来到了走廊尽头的卫生间。

    这卫生间又脏又臭,瓷砖和墙面上都黄得发黑,让人不敢细想这些污渍是什么。马桶和浴缸里还积着腥臭浑浊的水,求生欲使人不愿意靠近。

    幸好小便池还算干净,勉强可以用。然而当徐忍冬来到小便池前,却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够不着。

    他这个三岁的小身板儿,便池都快跟他脑门儿齐平了,这怎么N得进去。

    “……”连乔憋着笑,正直地提议道,“要不我抱你?”

    徐忍冬瞬间脑补了连乔抱着他给他把N的糟糕画面,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连乔不敢把玩笑开得太过,连忙改口道:“算了算了,还是回去搬个小板凳吧。不然我也够不着。”

    徐忍冬松了口气:“好。”

    于是两人回书房里拿了凳子。徐忍冬莫名觉得有些尴尬,抱着小板凳低头跟在连乔身边,一声不吭。

    三岁的小男孩和五岁的小男孩并肩走着,陈旧的木质地板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连乔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突然眉眼弯弯地笑起来:“你的样子好乖哦。小小的一只,好可爱。”

    徐忍冬:“你不是也一样?”

    “不一样。”连乔的眼神毫不掩饰,明明白白地写着“喜欢”二字。他笑眯眯地望着徐忍冬,奶声奶气地道,“你又乖又软,谁看了不想抱抱你,捏捏你?你为什么这么好看啊。”

    “……”徐忍冬的耳朵以R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他别过脸去,平静地想:哦,原来连乔这么喜欢小孩子啊。,,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