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食管 8

作品:《死亡回旋[无限]

    当两人再次回到书房时, 三个妹子都兴奋地站了起来。

    叶清流塞了一本书到徐忍冬手里:“你们看看这个!”

    “这是什么?”连乔凑过来, 看到封面上依旧是希腊文字,但里面的内容却是大量图画, “咦?绘本?”

    徐忍冬翻了几页:“好像是神话故事。你看,这儿有个人拿着三叉戟。”

    “海神波塞冬!”连乔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指着另一个拿着□□和大盾的男性说, “这应该是宙斯, 手里握的是‘雷霆’投枪和‘埃癸斯’巨盾。”

    徐忍冬快速翻完了整本书, 发现这本书里没几个文字, 几乎全都是图画。如果有线索隐藏在这个书架上,那么这个绘本无疑是最佳答案。他遂将书本摊开在桌子上, 方便大家一起寻找线索。

    五个孩子围在桌边一起看绘本,气氛意外地有些温馨。

    从内容上来看,这个绘本讲的确实是希腊神话。比如普罗米修斯盗火,大力神赫拉克勒斯取得金苹果, 再比如西西弗斯推动巨石(注)……

    即便没有系统研究过希腊神话, 这些神话故事大家在小时候都或多或少听说过。因此虽然没有文字,大家光是看图片, 也大致知道这些故事在说什么。但绘本里的最后一个故事, 大家就有些不懂了。这上面画的是一个美貌女子,起初她和宙斯抱在一起, 但另一名女神突然从天而降, 将美貌女子变成了吃人的怪物。令人在意的是, 她吃的全部都是小孩。

    “这是谁啊?”叶清流抓抓脑袋, 指着从天而降的女神说,“我看这像是宙斯的老婆来捉J……不过宙斯不是劈腿过好多次么?这是哪一回?”

    徐忍冬摇摇头,他对希腊神话的了解也仅限于小时候听过的故事。连乔却忽然说:“是拉弥亚。”

    拉弥亚?

    谁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众人立刻齐刷刷地望向连乔。连乔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始讲述拉弥亚的故事。

    原来,拉弥亚因美貌出众,被宙斯看中,成为他的情妇。但天后赫拉善妒,愤怒之下将拉弥亚的孩子全部杀害,并且对其施下诅咒,将她变成了相貌可怖的蛇怪。在诅咒的影响下,拉弥亚开始四处猎杀及吞食孩童。赫拉为了让她无尽地受苦,甚至还剥夺了她的睡眠,使她无法闭上眼睛,这样她就会不断看见自己儿子被杀害的场景,以至于情绪失控不停杀人。

    “无法闭上眼睛?”徐忍冬回想起白色蛇怪那双没有眼睑的血红眼珠,不禁心里发毛,“这样的话,确实和这次的boss很像。”

    “不过还有个问题。”连乔露出思考的表情,“这个副本的提示线索是‘食管’……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徐忍冬摇摇头。叶清流突然愤愤不平:“宙斯这个渣男!一天到晚勾搭良家妇女,被他糟蹋过的妹子下场都特别惨!这个天后赫拉也是,渣男出轨你打渣男啊!虐小三有什么意思,联合小三一起虐渣男才大快人心嘛!”

    徐忍冬无奈。古希腊时期的三观与现在不同,对于性这回事也没有现在这么拘束。叶清流都这会儿了还管人家宙斯渣不渣,果然男女看待事物的侧重点不同。

    连乔却点头道:“你说得对,其实宙斯也觉得自己有点渣,不太好意思,想补偿拉弥亚。但他又是个妻管严,不敢忤逆老婆直接解除诅咒。最后他就找了个折中的办法,赐予了拉弥亚‘能摘下自己的眼睛’的能力。拉弥亚摘下眼睛的时候是可以睡眠的,这样她就可以在无尽的杀戮和痛苦中得到短暂的安宁。”

    众人听罢,都是一阵沉默。这么看来这次的boss拉弥亚其实是受害者,但作为被捕杀的对象,大家实在没什么立场来同情她。

    连乔道:“根据神话,拉弥亚晚上出来猎杀儿童,白天则是摘下眼球睡眠。目前看来,这个boss也确实是这样行动的。”

    大家纷纷点头。

    “那么问题来了。”连乔顿了顿,眼睛望向徐忍冬。

    忍冬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既然拉弥亚白天会睡觉,那么,如果在她睡着的时候,偷走她的眼球,她是不是就无法追杀他们了?

    一念至此,他与连乔交换了个眼神。连乔弯着眼睛笑起来,已经确认两人心中所想是同一件事。

    另外三个新人妹子还没反应过来。叶清流更是恼怒道:“你俩眉来眼去的干啥呢,能不能把话讲清楚一点?我们几个外人可没有你们这种默契。”

    “默契”这个词,莫名地让徐忍冬心情很好。但他并不急着解释,只是含笑道:“我估计其他人也探索得差不多了。咱们把人集合起来,共享一下收集到的信息吧。”

    另一伙人是以那个小胖子为首的队伍,有十来个人。除了会来事儿的小胖子、体型最大的任高远以外,还有几个也是老玩家。他们这队人多,在老玩家的带领下分头探索了一楼的所有房间。

    在忍冬大佬的号召下,所有人聚集到了二楼的书房里。十来个三五岁的孩子围成圈坐在地毯上,一本正经开大会。

    徐忍冬首先把他们这组的收获说了出来。果然,大家听完拉弥亚的故事,脸上的表情都很糟糕。虽然连乔提出可以趁拉弥亚摘下眼球时偷袭,但目前为止谁都没有找到拉弥亚的藏身之处,偷袭自然无从提起。

    “你们呢?有没有发现什么?”徐忍冬问。

    小胖子愁眉苦脸道:“没你们这边收获大。我们把每个房间都仔细检查过了,没找到什么线索。”

    徐忍冬点点头,小胖子又道:“唯一的收获是一袋奶粉,我给你们带上来了。”

    徐忍冬一看,正是厨房里的那袋奶粉。早上离开厨房前,他把奶粉藏在了不显眼的地方。不过既然他们那队人里有一半都是老玩家,找到奶粉也很正常。

    他顺手接过,惊讶地发现袋子比昨晚轻了不少。

    “你们喝奶粉了?!”徐忍冬顿时脸色大变。

    “对啊。”小胖子神态里有一丝掩盖不住的傲慢与得意,他的视线扫过徐忍冬的五人小队,故作体贴道,“哎呀别担心,给你们留足了分量的,一人半杯没问题。”他说着还给自己的队友们使了个眼色,“咱们队伍里也是每人只喝了小半杯,是吧?”

    小胖子的队友们纷纷点头。徐忍冬心里一沉,知道这些人都已经活不久了。

    小胖子这个行为很显然是在给自己树立地位,让大家觉得跟着他有东西吃。他们故意只留下一点点奶粉,好让叶清流他们三个新人后悔站错队,甚至当场弃暗投明转投他队。这样看来,他说的“没找到什么线索”也未必是实话。而自己却傻乎乎地把他们这里掌握的信息全盘托出了。

    ……算盘打得不错,可惜的是,小胖子并不知道喝下奶粉就是死亡条件。

    徐忍冬感到一阵深深的无力:“你明明是老玩家,怎么敢随便吃这里的东西?还让大家一起吃……”

    小胖子误会了他无奈的缘由,自以为是地狡黠一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已经偷偷吃过了。奶粉袋子口上还沾着粉末呢!”他看看徐忍冬,又蔑视地瞄了连乔一眼,“你们两个大清早就不见踪影,一定是躲在厨房里偷吃奶粉!居然还把奶粉藏起来了,其心可诛啊,其心可诛!”

    徐忍冬无言以对。他把奶粉藏起来,就是怕有新人作死偷吃奶粉,触发死亡条件。至于老玩家,他以为有经验的人不会轻易犯险,更不会吃奶粉。没想到反而弄巧成拙,让老玩家误会他是私藏食物,更以“他已经吃过了,他还活着”为由,放心大胆地分享给了所有伙伴。

    这下好了,今天晚上这十几个人都死定了。

    徐忍冬的沉默让小胖子更加嚣张跋扈。他回头对着自己的队友说:“唉,你们看看,某些人啊,仗着自己经验丰富,就欺负单纯无知的新人。要不是我及时看穿了他的诡计,大家到现在还饿着肚子呢!”

    任高飞也冷哼一声:“呵,人心险恶。”

    徐忍冬这边的三个新人也还不知道死亡条件的事,此时面面相觑,脸上都有犹疑。徐忍冬怕她们禁不住食物的诱惑,正欲将奶粉的真相说出来,连乔却轻轻捏了捏他的手,对他做出一个“不要”的眼色。

    徐忍冬一愣。连乔道:“忍冬哥,我们再下去看看吧。他们探过的房间我不放心,咱们再去探一遍。”

    小胖子闻言顿时大怒,脸上的肥R都皱到了一起:“你在怀疑我?你知道我通关过多少次了吗?你只不过是第二次进来的菜鸟,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

    用五岁孩童的身体说出这样的话,看起来非常违和,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徐忍冬想反驳回去,但连乔用眼神制止了他。徐忍冬意识到连乔另有打算,于是无视了小胖子的挑衅,对连乔点头道:“好,走吧。”

    两人手拉着手,朝门外走去,留下小胖子气得咬牙切齿,在两人身后怒吼道:“为什么这么不合群!你们这样下去还有活路吗!”

    徐忍冬脚步一顿。小胖子脸上一喜,以为他是回心转意,没想到徐忍冬只是回头唤道:“清流。”

    “来了来了!”叶清流抱起婴儿跟上。走出两步又折回来,拎起剩下那小半袋奶粉说:“谢了啊。”然后头也不会地去追徐忍冬。

    小胖器气得眼里冒火,扭头瞪着剩下那两个新人妹子:“你们怎么说?”

    两个妹子对视一眼,一个怯怯地问:“我们还能加入你的队伍吗?”

    另一个拉住她,小声道:“可是奶粉在清流姐手里……”

    小胖子一秒换脸,表情柔和下来:“别担心,食物不是问题。”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袋子,里面满是白花花的粉末。他的眼睛里满是狡黠而得意的光,“修道院里可不止一袋奶粉,全都在我这儿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