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零四章 棋子与棋手

作品:《反叛的大魔王

    感谢“爱的傻欢”和“zsl11”两位大佬的万赏,二合一更新,晚点还有一更

    莫斯科时间8月4日中午一点。

    一则新闻开始在各大新闻平台滚动播放:“据俄新社报道:由莫斯科前往京城的k20次列车被恐怖份子劫持,有目击者称:列车燃烧着奔驰在贝加尔湖畔。

    俄军方已经展开行动,救援人员和谈判专家已经前往事发地,调查人员也对此次事件展开调查,俄总统Пytn正紧急前往伊尔库茨克

    k20列车上,乘客加乘务人员一共九百多名,据悉至少有八十多名华夏人乘坐了该趟列车,目前尚未有人员伤亡报告。”

    这则消息配着一幅宛若残骸的列车在蔚蓝的湖泊与红绿交织的红松林之间行驶的卫星照片,俄新社的消息和配图被多家媒体转载和报道,像一枚巨石投进了平静的湖面,在网络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一辆九百多人的列车被劫持,这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

    处于风暴核心的成默,一脸的平静,只是看上去状态并不算好,此刻车厢里灌满了冷风,吹的成默的黑发飘飞,西伯利亚夏季的天气凉爽,可成默没有表情的脸上还是布满了汗珠,像是运动过后的大汗淋漓。

    全神贯注的成默和悠然自得的小丑西斯相对而立,他们的中间的棋盘像魔毯一般被风托在空气之中,更加玄幻的是,两人的头上还有海市蜃楼一般的彩色的投影,不过投影上的棋盘里立着的却不是棋子,而是人,是那些被当做棋子的人

    列车上发生着不可思议的一幕,但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的看着两个人对弈,好像这里是世界大赛的现场,眼前的两个人正在争夺世界冠军的头衔。

    棋盘上局势对于成默实在有些不利,谢旻韫所代表的王后在棋盘上到处乱窜横行无忌,要知道王后是国际象棋中最为厉害的棋子,因为她可以直行、横行、斜行,且行走的格数不受限制,只要前方没有其它棋子。

    因此即使成默棋力比小丑西斯高不少,也陷入了极大的被动,如果说是正常对局,对方有这样一枚成默不能吃掉的王后棋子,就算成默再厉害也只能缴械投降。

    不过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对于小丑西斯来说,他也不能随意的吃掉成默的子,因为成默的子代表的都是他的人,他唯一能够毫无顾忌吃掉的只有代表成默的王

    今天的开局,执白先行的成默从后兵体系又改了王兵体系,而小丑西斯则应以对王兵,两人此时已经进入西班牙开局论战。

    因为有颗无敌的王后棋子,小丑西斯占有极大优势,他有意选择了一路较为积极的变化,并且随后弃掉一兵,借机把白方王前兵型打乱,将战斗引入复杂。

    成默此时尽管兵型不理想,子力欠活跃,但他应对从容,耐心稳健地改进子力位置,一点点给小丑西斯施加压力,使得局面朝着他想要的方向发展。

    两个人都没有下过如此矛盾和混乱的棋,小丑西斯要尽可能的少吃掉对方的子,直接将死成默的王,而成默则陷入了更加两难的困境,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一条几乎不可能的路

    双方都下的极为扭曲,随着战斗越来越复杂,各种看上去荒谬的下法频频出现,比如代表谢旻韫的皇后跑到成默的象前面却不吃,而成默的马明明可以把代表尼古拉斯的车给踩死,却没有动

    这比初学者还不如的场面,对于场上的所有人来说,都显得有些惊心动魄。

    因为成默的棋子代表着无辜的人命,成默吃掉一个,就有一条无辜的生命逝去。

    而小丑西斯的棋子代表着在座每个人的敌人,成默送掉一个,就代表着所有人生存下来的机会大大增加。

    两节车厢里的幸存者们表情都很精彩,有些人因为成默的优柔寡断而愤怒;有些人因为小丑西斯又一次放弃吃子而惋惜;有些人内心无比煎熬,时刻准备逃离的表情就写在脸上;有些人内心十分笃定,时刻准备暴起袭击的意图就放在眼里。

    总而言之,这是一幅浓墨重彩的人心浮世绘,所有人都在生存和欲望面前表现出了最原始的状态,这这一刻,在这两节车厢里,每个人都是孤独的,沉浸在属于自己的空旷沉寂中,让贪婪、自私、顽固、脆弱充斥满他们最后的容身之所。

    “silent,你太让我失望了,想要活下去,不出卖点什么怎么能行呢?”小丑西斯摇着脑袋对成默说道。

    “你也让我有点失望,干嘛不用我的王后把你的子全部吃掉!”成默冷冷的说道。

    “我怎么舍得你死的那么快,我还想多看看你内心深处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颜色”小丑西斯“嘿嘿”笑着说道。

    成默看见小丑西斯的像毒蛇信子一样的舌头从面具的微笑裂缝在伸了出来,然后在面具上舔了一舔,那感觉让人毛骨悚然,就像被一只蟒蛇缠住了脖子,它正收紧身体,你能感觉到开叉的信子在眼前嘶嘶作响,然后它慢慢的把那恐怖的三角头颅伸到你的眼前

    小丑西斯看着成默说道:“不要天真了,silent,你拖延下去也想不到解决之道的,何必在乎道德这种东西呢?道德这种东西本来就不存在,都是上位者们臆想出来,禁锢我们思想和灵魂的枷锁,是的,道德一定程度上有利于社会发展,但这种虚伪的表象也极大的束缚了我们的进化速度,人类进化的本质就是物竞天择,强者为尊,借尤瓦尔赫拉利的话来说:战争是‘生命的学校’,‘那些杀不死我的,会使我更强大’所以,只有拥有一颗破除一切规则的心,你才能变的更强大”

    小丑西斯像成默勾了勾手,似乎在示意来到他的怀抱,“eon!silent,你已经让八个无辜的人死去了,再多死几个又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你和这些人也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何必在乎他们的死活,人本来就是要死的,这是一个自然合理的过程,你自己都不怕死,还害怕让他们死?至于你的小女友”

    小丑西斯看了看一旁的谢旻韫,耸了耸肩膀,“女人不过是种无聊的物种,除了繁殖之外,她们都是累赘你还小,也许不懂女人有多烦,等你多经历几次,你就会发现,女人们既肤浅又缺少智慧真的,我以一种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

    成默没有说话,只是又吃掉了小丑西斯的一个兵,小丑西斯无比癫狂的笑了起来,“对!对!就是这样,我们让战局更混乱一些,你知道的,越是混乱,人性就越真实,所有人都会赤裸裸的呈现在你的面前。”

    小丑西斯没有继续下棋,而是扭头去看代表那枚棋子的人,正好是那个大翰民国的人,此刻他的意志已经完全垮掉了,瘫倒在座位上,只是惊恐的睁着眼睛望着小丑西斯,他身边的女人还在不停的哭泣,大概是一对情侣。

    小丑西斯摇晃了一下脑袋,“嘿!真是抱歉,但既然命运如此选择,我也无能为力你好像是翰国人?我听说是一个髙利间谍和那个希尔科夫在一起,如果你能提供一些情报,说不定我能帮帮你”

    男子泪流满面的说道:“我不清楚,我真不清楚!”

    “哦!那我只能说抱歉了!”小丑西斯抬起了手,似乎要打出他的死亡响指,翰国男子从座位上冲了过来,他一把抱住小丑西斯的腿,痛哭流涕的说道:“求你放过我,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求求你了!我还不想死!”

    小丑西斯冲着成默笑了笑,然后低头看着抱住他腿的男子说道:“天啊!你这样的虔诚让我有些为难,要不这样吧?如果你能把你的女朋友扔下火车,证明自己是个勇敢且能够放弃道德的人,我也许能够考虑给你一个机会。”

    男子抱住小丑西斯的腿,他身体像筛糠一样的在哆嗦着,跟着连声音都在颤抖,“不,不要除了这件事”

    小丑西斯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别,别耽误我的时间,你要果断一点,如果要像这个孩子一样优柔寡断的话,我不如现在就送你去见上帝给你十秒钟时间决定”

    顿了一下小丑西斯又用无比诱惑的声音说道:“如果你办的漂亮,说不定作为撒旦使者的我,会给予你来自恶魔的不朽力量!有了像我这样的力量到时候你能获得的什么东西,你可以自己想象”

    男子在哭泣中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他摇摇晃晃的向着他的女朋友走去,口中无意识的重复着“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小丑西斯冲着成默摊了一下双手,“你看这就是人性,所谓道德和规则不过人戴在脸上的一张面具,一旦面对死亡,他们就会露出底下真实的嘴脸”

    接着小丑西斯又左右瞄了一下,一只手放在嘴边,像说悄悄话一样弓着身子对成默小声说道:“别看旁边这些人对他的行为不齿,实际上他们也一样,很明显他们的内心既不在乎那些无辜的人,也不在乎你的输赢,真正有骨气的人都死在前面了”

    小丑西斯挺直身子:“无论是旁观者还是上位者都不在乎棋子们的命运不知道你是想做一颗棋盘上的棋子,还是想像现在一样,做能够决定别人命运的旗手?”

    成默没有说话,他也没有头去看那个掐住自己女友脖子的翰国人,周遭没有人说话,明哲保身是最理智的做法,就算下一刻会轮到他们,能多苟延残喘一会是一会。

    在冷冷的风中和冰凉的阳光下,只有翰国女人声嘶力竭的尖叫。

    “够了!”忽然间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是拿破仑七世那沉稳的声音,接着他冷冷的说道:“莫里斯去把那个翰国人扔出去”

    拿破仑七世的话刚落音,莫里斯就出现在了翰国男子的身边,随手就把翰国男子像扔垃圾一般的扔出了车厢,男子在空中飞的像个玩偶。

    小丑西斯“哈哈”笑了起来,他指着拿破仑七世说道:“一个胆小鬼还假装正义使者?这里面最虚伪的就是你,表面摆出一副贵族的面孔,实际上就是吸血鬼”

    拿破仑七世冷笑道:“我是什么人,轮不到你这个小丑来评价,他们受到过的痛苦,我会百倍的报给你。”

    “你说笑话的功力可比我厉害多了,看来你比我更适合做一个喜剧演员”说完小丑西斯用代表埃文斯的炮打掉了成默的一个象,让他的王面前缺少了一道屏障,“silent,下一步我就要将军了哦?吃掉别人?还是被别人吃掉?你自己选。但你仔细看看,你还有没有头路可以走?所有的东西都只存在于我们人类发明的规则之中,事实上这个世界存在于人类共同的想象之外,打破条条框框,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里,没有神,没有国家,没有财富,没有法律,没有权利,也没有正义混乱和虚无才是真理。”

    小丑西斯指了指成默说道:“自己和别人,只能选择其中之一!”

    成默闭上了眼睛,用女王吃掉了代表埃文斯先生的车,他的左侧传来了埃文斯先生和埃文斯太太那绝望的哭声和喊叫,成默在此刻多希望自己是载体,那样他就可以屏蔽听觉,可惜在这一刻他只是他自己。

    小丑西斯先是轻笑了起来,然后笑的越来越大声,越来越放肆,整个车厢和天空都荡着他愉悦酣畅的笑声,他抬起头来看着成默,像是看见了一个非常好笑的笑话,“唔!唔!唔!哈!哈!哈!看来你已经做出了你的选择!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闭上眼睛进入黑暗想要成为王,堕落要比飞翔容易的多想要成为王,就必须把道德秩序抛到一边当你真的做到了无视一切,你不仅能成为王还能成为神”

    成默听着小丑西斯癫狂的笑声,以及埃文斯一家悲痛的哭喊,开始羡慕谢旻韫了,有些时候能够逃避也是件幸福的事情,他想起了西西弗斯,大概西西弗斯面对世界感到最多也许就是此刻这般的孤立无援吧。

    承担本不该承担的责任,肩负起无意义的世界,走上了一条荒谬而没有尽头的路。

    可这世界上每一个人,又何尝不是西西弗斯,就如同西西弗斯的神话里说的:“起床,电车,四小时办公室或工厂的工作,吃饭,电车,四小时的工作,吃饭,睡觉,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星期五,星期六,大部分的日子一天接一天按照同样的节奏周而复始地流逝。”

    每个人都是痛苦的。

    每个人都担负着这个世界的一部分重量,以一种相似的方式做着对自身毫无意义没有效果的事业,人生就是一场荒谬的游戏,可绝大多数人都明白他赚的那些金币,装备,完成的那些任务,得到的那些名称没有意义。

    存在主义思想家加缪曾说:“在我看来,没有什么比死在路上更蠢的了”。

    于是在1960的1月,加缪坐在汽车里,由于下雨的湿滑,汽车撞在了路边的树上,加缪被抛向后窗,脑袋穿过玻璃,颅骨破裂,脖子折断,当场死亡。命运之神偏偏让他死于车祸。

    一个一直在与存在的荒诞作斗争的存在主义思想家却死于他口中最蠢的车祸,实属辛辣的哲学讽刺。

    这个世界真是多么的荒谬啊!

    “你不头看看你的朋友么?他都没有来得及和他的孩子告别!”小丑西斯看着成默似乎眼泪都要笑出来了,而埃文斯先生正坐在椅子上挣扎,他像是被人勒住了咽喉无法呼吸一样。

    小丑西斯再次将代表埃文斯太太的棋子走到了成默的车能够吃掉的位置,“来!来!继续,下一个就是那个小女孩子!我们让他们一家在天国团聚。”他的身体在轻颤,燕尾服的下摆在风中飘荡,面具在阳光泛着略微刺眼的光芒。

    很显然他已经快要兴奋到了一个极点,只差最后几步,等成默将代表小女孩瑞贝卡和谢旻韫的子吃掉,获得胜利,他就要到达高潮了!

    然而成默却没有吃掉代表埃文斯太太的象,他将自己的马跳到了女皇前面,形成了一个奇异的位置,他的女皇被他自己困死在中间,不能动弹,接下来他将无子可动,然后他看着对面的小丑西斯淡淡的说道:“接下来你要不吃我的子,我就无子可动,那么结果就是你赢不了,我也赢不了,将会是和局,所以你吃还是不吃?”

    车厢里的人看到空中神奇的棋局,在这样恐怖的气氛中依然爆发出了不可思议的惊呼。

    小丑西斯看着眼前诡异的残局,身体完全凝固了!

    2516326426199812099838065263602548426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