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少主说它是,它就是

作品:《女尊重生之盛宠

    “少主它是,它就是!”

    第九仁术忽然起(shēn),朝白子夜抱拳道。

    门教平(ri)里常接一些个暗杀的活计,收费颇高,在江湖上的仇家也有不少,若是能够联合江湖上的其他势力一同铲除门教,那她们朝廷上就能省去不少麻烦。

    况且,这门教历年来也一直是皇室的一个心头大患,正好借此机会除去她们,也算得上是一举两得了。

    “本少不(yu)滥杀无辜,还需仁术派人确认一下门教中人出任务时,是否喜用一种自制的香。再拿这幅画找人却确认一番,看看是否与那门教教主一般无二。”

    白子夜自一旁的桌上拿过一幅画递到第九仁术手中,第九仁术接过后先是一愣,却还是点零头,将画收了起来。

    这画中的女子乍一看与少主有几分相似,再细细瞧,却又能看出不同来。

    第九仁术自不会多嘴去问那些个有的没的,压下心头的疑虑,第九仁术道“仁术领命。”

    若这画中人就是门教教主的话,那门教就是人让而诛之的邪教。

    若这画中之人不是门教教主的话,那第九仁术就要查找出这画中女子是何人,再请少主来定夺。

    这边第九仁术拿着画像出了驿馆,那边白子夜就让白风传信给白族,想办法让百泽松口,问出她教中的位置。

    影阁的手段白族之人都是知道的,不管用什么手法,总能让你在死前吐口。

    安排好一切,白子夜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xué),然后才起(shēn)出了书房。

    在门口遇见了正要去给宋锦瑟熬保胎药的白霜,白子夜出声拦住了他“白霜,母帝她……还好吧?”

    白霜一怔,而后回(shēn)朝白子夜抱了抱拳。

    “少主带锦瑟公子走后,那些个(bi)迫主上的老长老们在黄长老的劝下,也不曾再去寻过主上的麻烦。后来百泽得知您与锦瑟公子已出了白族,便一心对付你们,主上那边也就顺藤摸瓜找到了她的藏(shēn)之所,将她抓了起来。”

    白子夜垂着眼眸没有接话。

    白霜顿了顿,犹豫了片刻又接着道“百泽对主上,少主与锦瑟公子已经坠崖(shēn)亡,主上听后悲痛不已,大病了一场,也顾不得再处理百泽之事,直至收到白风传来的消息,主上的(shēn)子才好了起来。”

    白子夜垂在两侧的手握紧又松开,无不显示着她内心的纠结。

    “收到少主的信后,得知锦瑟公子有了(shēn)孕,主上高忻嘴巴都合不上了,二话不就要让暗部的人都出来保护你和锦瑟公子,还是属下在白雪的帮助下,趁着夜色偷偷溜了出来,否则您现在看见的就不只是属下一人了!”

    白霜无奈地撇了撇嘴,少主心中明明是挂念主上的,却又从来不主动开口。

    少主是主上的命根子,明眼人都能看出主上有多疼(ài)少主,可少主心中却总是与主上横着一根刺,那是君后不活过来就很难拔除的一根刺。

    但是如今不同了,少主因锦瑟皇子一事已经对主上产生了些许好感,希望随着少主的诞生,能够让主上母女二人早(ri)和好。

    “如今本少在西国国都的事(qg)怕是也瞒不住母帝了,好在有白雪和白雨在,想来也不会闹出什么乱子来。”

    白子夜故作淡然地点零头,然后朝白霜道,

    “白霜这段时(ri)辛苦你了。”

    白霜端着托盘的手一紧,有些受宠若惊地红了眼睛“能照顾少主,属下万死不辞。”

    “待本少再回白族,就为你和白雪完婚,她也该给你个名分了。”

    白子夜罢,就转(shēn)离去,只余下白霜红着眼睛看着白子夜离去的背影。

    他终于发现少主哪里变了。

    少主她,眼中多了柔(qg),少了冷冽。

    锦瑟皇子用他的(ài)感化了少主这块寒冰,不仅让她体会到了(ài)(qg)的滋味,还懂得了七(qg)六(yu),多了些烟火气息。

    想到宋锦瑟那个大功臣,白霜又咧开嘴角笑了起来。

    再加上白子夜对他的许诺,让白霜忍不住红了耳根。

    一连三都没有出现在驿馆的第九仁术,在第四的凌晨就已等在白子夜房外。

    听到声音的白子夜披着衣服出了内室,带着第九仁术进了书房。

    “少主所猜不错,属下已拿着那幅画像找江湖中的朋友去打听过,这人正是门教教主百里泽。”

    第九仁术将打探来的消息细细道来。

    “据她是随了父亲的姓,她母亲(shēn)后没有强大的家族,基本上与入赘无异,这事儿十几年前还在江湖中风传过一阵子,大家都百里教主招赘了一个妻主,替他百里家传后。”

    血雨腥风的江湖中不是只有刀光剑影,也有人言可畏。

    因着入赘之事,百里教主心中有气,便许久不曾出山,后来这事儿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就慢慢镰了去。

    “呵!”白子夜冷笑一声道,“真是好本事啊!入赘于一个男子,生出旁姓的女儿也敢来抢我白家的下,当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第九仁术从白子夜的这句话里才听出了些眉目,想来正是那些个勾心斗角的戏码,这在各个朝代都是层出不穷的,生在皇家的第九仁术早就见怪不怪了。

    “少主准备如何?”

    第九仁术直接问道。

    “依计行事。”

    白子夜可不是个心慈手软之人,百泽……哦,不,应该叫她百里泽。

    百里泽害她至此,白子夜又岂会轻易饶了她?

    门教众徒一路追杀白子夜和宋锦瑟,害他们落入万丈山崖,吃尽苦头。

    便是如何,白子夜也不会放过门教的。

    “是!”

    第九仁术领命,便匆匆离去。

    江湖中事,还得她第九仁术出马才是。

    毕竟白少主对西国人生地不熟的,只有第九仁术是最合适的人选。

    想到几(ri)不见的那个辣椒,第九仁术忍不住露出一排白牙。

    她本以为自己喜欢的是那些个(jiāo)的男儿家,可在遇见他之后,第九仁术发现自己的品味变了。